追蹤
黑白劍妖。暗香冷艷
關於部落格
※最新資訊請至FB或噗浪觀看※
FB:facebook.com/cocoi0122
噗浪:plurk.com/cocoi0122
  • 40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宛在水中央

◎本文內容把原劇的時間順序重新掉換過, (原劇:滅吃掉蓮→蒼困不老城→雲渡山PK) (本文:滅吃掉蓮→雲渡山PK→蒼困不老城→天波浩渺……=////=)  蒼:「好玩嘛,不要太認真。」(毆) 【宛在水中央】 ---宛如在水深火熱的中央啊!    (序)   我不是咀咒用稻草人,我是來代班的獄龍,喂!不淮叫我旺財!只有主人可以叫我旺財,雖然我很不喜歡這個聳到有剩的名字,不過主人叫我旺財的時候,磁性低沈帶點孤寂的聲音非常迷人好聽,空靈得好像要把人都吸引進去了。   所以每次主人把我召喚出來,我都會繞著主人轉呀轉,想多聽聽主人的聲音……呃……蟠日,我……我喜歡的是你!對主人真的只有景仰而已,你不要走聽我說啊啊啊──   ……呔,才說沒二句就給我跑了,哎,俗話說的好,靠山山倒,靠海海淹,靠來靠去還是靠自己好,還是稻草人我自己來講好了,自從旺財和那隻青龍撞出愛的火花後,就成天跟著人家屁股繞。什麼?你想聽旺財和主人之間的故事?改天叫他自己說好了。   上次說到哪裡?哦,對了,主人和六弦之首在雲渡山大戰三百回合,最後主人召喚出旺財,沒想到旺財卻丟下主人和青龍私奔了……吼──又是這隻見色忘義有異性(其實我不知道青龍是公的還是母的)沒龍性的臭龍,氣死!   啊,主人又把我拿出來了,等一下再跟你說。   「一步蓮華我恨你……蒼我恨你……吞佛童子我恨你……」   三寸釘呀釘,鬼火飄呀飄,主人的怨念還真不是普通的強,隨著三寸釘灌入我的身體內,讓我覺得渾身充滿元氣,精力充沛。(我是咀咒稻草人,怨念就是我的能源唄。)   也難怪主人會這麼怨氣沖天,他的人生幾乎被這三個人玩弄得慘兮兮……咳,我是說恩怨情仇糾纏不清,尤其是蒼,一直到現在……   「小滅滅,你躲在這裡做什麼?」   「別這樣叫我!小什麼小?我哪裡比你小!?」   「是是是,你哪裡都比我大,以後我叫你大滅滅好了,快出去吧,你徒弟帶他二個媳婦兒來看你了。」   「我不要見那個不肖劣徒,叫他滾!」   「當人家師尊的還鬧孩子脾性,走啦。」   眼睜睜目送主人被那人半哄半強迫的拖走,一會兒,拉走主人的那人又回來了,把我從地上撿起來,好奇又好笑的看著我,然後伸起手來。   喂,你你你……你要幹什麼?不淮拔我的釘子……不可以拔這根,這根紀錄著主人的「人生初體驗」耶,再不還我我要咀咒你哦!啊啊啊,快還給人家啦──   「稻草人乖,這不就還你了嗎?」微笑,腹黑的微笑。   驚!竟然發現我擁有自我意識?你你你……不要隨便拔了又插,我的身體只有主人能插。(別想歪,是插釘子,敢懷疑我的清白之身小心我咀咒你哦!)   咦?怎麼主人的怨念紀錄好像有點不太一樣?哇哩咧,原來真相是這樣……主人,真是辛苦你了。(忍不住掬一把同情淚)   你很好奇主人的「人生初體驗」?嗯嗯,好吧,那這次就來說說這件事,噯,人家好害羞哦!(稻草人也是會臉紅的。)     .一.   雲渡山一役後,襲滅天來和蒼雖然之後有短暫的接觸,然而光憑一張平安符、一首遊子吟並不能就此打消征服世間的野望,各負天命的二人依舊各奔東西。   撇去私人情感不談,在六弦之首眼中,襲滅天來只能是半身好友、半身宿敵。而對襲滅天而言,蒼也只能是必要除之的對手,別無選擇。   同時間,天荒不老城和詭齡長生殿的戰爭進入白熱化,蒼被迫困在不老城。當長生殿人馬攻進不老城時,他不慎被隻披著羊皮的狼從身後偷打一掌,露出狼尾巴的九章伏藏接著與殺來的哭麻衣、問天敵聯手把他圍毆到吐血。就說眼泛桃花、媚態橫生的美少年不可信,看,果然被婊了吧。(喂,氣質拜託顧一下。)   幸虧翠山行及玄宗其他道子及時來援,為他護陣,施力毀了神泉,繼而脫出不老城。回到天波浩渺,向翠山行等人交待一些事情後,即回到寢房療息休養。   蒼的傷勢雖然不至於致命,但也不輕,畢竟圍毆他的三人都是高手,特別是那個某暴力和尚假扮的無界主,下手之重更不留情。他不得不納悶,自己是否曾經哪裡不小心得罪過他,讓他趁機報仇。   想一想,難道是前不久和小滅滅把他住的地方打出一條大壕溝?噯,是說那條溝裂得又深又漂亮,只要灌水進去就變成護城河了,一舉二得多好,他都沒索取開鑿工程費了,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正想著,一股熟悉的魔氣悄悄潛了進來,不由得微微一笑,依然閤眼假裝沒發現,專心於調息療傷。   一身黑袍隱身在陰影之中,注視著神色蒼白的蒼,考慮是要直接出手一掌擊殺,或者打暈擄走,用他做人質來要脅玄宗和苦境正道,還是……   悄聲偃息的近身,緩緩揚起手。   蒼倏地睜開眼,精光一瞬,迅雷不及掩耳的抓住伸向他的手,猛力往自己的方向拉扯,然後一個翻身將潛入者壓在身下,一連串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小滅滅,我很高興你專程偷偷的來探望我。」低身垂首,故意在襲滅天來的耳畔徐聲呢喃,曖昧呼氣。   「我是來殺你的。」魔氣與殺氣洶湧驟昇,陰狠道:「先姦後殺。」   「呵,看來你喜歡刺激的玩法。」悠悠輕笑了聲,猶自老神在在,不驚不慌。「吾很期待你的手段。」   襲滅天來不禁黑線好幾條,覺得自己好像才是那個會被先姦後殺的人。   於是乎,二人四手纏四腳的過起招來,拳來腳往翻來覆去,自是一番龍爭虎鬥爭奪攻君位子,不過由於此篇最初設定的是襲蒼,弦首大人您就多擔待一些躺下位吧。   黑色道子微笑曰:「下位就下位吧,反正在下位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受。」   稻草人汗如雨曰:「主人您就自立自強自個兒多保重,小的擔保不了翻船這事頭呀。」   襲滅老大吶喊曰:「我已經夠倒楣了,更是死也不要當受啊──」   最後究竟是襲滅天來成功吃掉蒼,或者是蒼翻船反噬了襲滅天來,事關隱私權問題(哎唷,叫人家講那個會害羞啦!),就由大家依照自己喜歡的排列姿勢自由心證吧。(喂,別說我不負責任,小心我咀咒你哦!)   眾曰:「說!你給我說!不然拔光你的稻草!」   啊啊啊救命啊──別拔了別拔了快住手!我說就是了啦!   倒帶重來,咳……話說那天蒼受傷,襲滅天來潛入天波浩渺欲趁人之危,出手之際,卻措手不及遭反制,被蒼壓在床上。   「小滅,我教你一件事,三思而行是好,但猶豫失先機呵。」輕笑,俯瞰著臉色閃過一絲錯愕與懊惱的襲滅天來。   襲滅天來迅及恢復鎮定,冷冷回視他。「蒼,你以為以你現在的情況敵得過我嗎?」   霍地一掌推出,將蒼擊開。蒼飛身退後避開此掌,然而尚未復原的傷體因妄動真氣而紊亂,一絲腥甜由唇邊溢落,在夜色中渲染成一抹艷麗色彩。   襲滅天來從容而起,身不動,卻散發出驚天迫人的氣勢,魔氣一波波朝著蒼衝去,衣髮無風卻颯颯飛揚。   一口朱紅再嘔,蒼一手撫胸,一手扶住桌沿,幾乎快站不住,俊美的容顏顯得蒼白,唇邊的艷紅將這分憔悴襯托得嬌媚異常,引發人的嗜虐獸慾。   襲滅天來大步跨向他,捉住他的手腕,輕而易舉地將他拽到床上。   「當真要這般殘忍絕情?」蒼並沒驚恐掙扎,泰然注視俯身壓上的人。「可不可以有別的選擇?」   「就當做是本魔者對六弦之首最後的敬意,你想要什麼選擇?」   「如果我伺候得你舒服,留蒼一條生路如何?」   故意鄙夷的挑高眉峰。「原來六弦之首亦是貪生怕死之輩,竟然為了苟活求生不惜出賣肉體,犧牲色相。」   不卑不亢的淡淡一笑,不覺有何羞恥。「無所謂,今時今日被你先姦後殺不是蒼的天命,苟且偷生未償不可。」   頓了頓,沈聲道:「蒼,世上是否有何人何事能入你心?」   「有。」蒼揚手輕撫他的臉。「入我心者,襲滅天來。」   呼吸剎地窒了窒,用力握住撫在臉上的手,粗聲道:「別妄圖動之以情,沒用的!」   「有沒有用,待會兒就知道。」說著,抽開手,推著襲滅天來坐起,主動解起自己衣物上的盤釦,緩慢的揭開衣領,紫眸在黑暗中閃爍惑人的微光,飄渺虛幻,神密莫測。   蒼,擁有無限可能與定義的蒼,像廣漠無涯的海洋,像浩瀚無垠的星空,探尋不到盡頭,永遠教人捉摸不定。   一件一件地,很優雅很緩慢的揭開、卸下,襲滅天來不動聲色的注視,儘管他的臉看起來很冷很酷,若由外人看,會以為他在享受觀看宛如舞蹈般的脫衣過程,事實上,太過主動的蒼反而令他不知如何進行侵略行動。   原本預想的是打傷壓倒、撕裂衣服、強行侵入,然後就做給他死……如今腦子裡演練好幾次的「辣手摧蒼」除了第一項算勉強達成,後來的步驟似乎已經偏離了他的計畫。   當蒼已經把自己剝得只剩下白色裡衣,襲滅天來還愣愣坐在那裡看著,關於龍陽歡合之事也許不熟稔,但也並非完全不懂,只是他覺得蒼盯著他的目光,像蛇盯著青蛙一樣……   蒼緩緩再揚起手,掀下他的兜帽,為他卸去黑袍,主動傾身啄吻他的唇,溫醇好聽的清嗓略微沙啞,說:「襲滅天來,吻我,然後抱我。」   霎那,引燃了濤天慾火,襲滅天來用力的緊緊的摟住他,幾近兇狠的擁吻,掠奪彼此的氣息。   蒼的雙臂如蛇纏上他的脖子,看似放鬆又緊繃地,張開勻稱修長的雙腿,置於襲滅天來的腰側……當火熱的碩大企圖擠壓進他的身體時,不自主如貓兒嗯哼一聲,痛苦又壓抑,教襲滅天來再克制不住,悍然無情的貫入那緊緻的軟嫩,彷彿要把身下之人刺穿般的狂野暴動起來。   蒼將自己的身體放軟了再放軟,開放自己容納身上之人的暴動,並將自己分割成二個部份,一個部份感受著肉體的磨擦,一個部份默默背頌曾無意間翻閱的道門密法。   ──天地有始,陰生於陽,陽生於陰,陰陽相交始生宇宙之氣,化渾沌,分晦朔,乃造日月天地。   襲滅天來將蒼壓倒,抓住膝頭將他的雙腿折彎至胸前,進入更深的地方。   ──修者求道,或無色有形,或有形無色,調和陰陽可臻無形無色,漸入仙境。   蒼漸漸適應了被侵入的違和感,呼息濃重起來,卻深長而規律的吸吐。   ──然雌雄異色,異心礙性,幸陽中有陰,陰中有陽,二陽二陰亦可修法,尤以龍陽動須而化,同心同性,雙修雙成。   雖是心蕩神馳意亂情迷之時,然襲滅天來仍敏銳察覺蒼的體內有股異樣氣流,慢慢凝結於丹田,冰寒如凍。   蒼忽然扯開禁錮膝頭的手,雙腳交繞至襲滅天來的腰後,抬臀迎向撞擊,並配合進出收縮肌肉,進則縮,退則收,如口吞嚥。   襲滅天來受到此一刺激,低吼一聲,更快速的抽動,撞入那凝聚冰寒的深處,試圖沖破那聚集的不明凍氣。   ──若有惡氣縈腑,周息迴身,聚陰凝石,藉龍陽化氣於瘀。   慾如火,身體內卻有難忍的陰寒傷氣,蒼低低呻吟出聲,雙臂再次纏上襲滅天來的脖子,施力坐起,整個人密密貼在灼燙的堅實肌體上,渴求著在他身上燃燒的地獄火能溫暖他。   蒼的呻吟蕩漾耳際,催促著襲滅天來由下而上一次更重一次,將人拋上又拋下,震下了頭上的髮飾,傾了一身棕色飛瀑。   ──御而不衰,去故納新,入八節九宮,還精補益。   髮絲隨愈來愈劇烈的動作飛揚,感覺體內的陽剛愈加堅碩火燙如烙鐵,矇矓間,蒼感知襲滅天來已臨高潮邊緣,便更使力的收緊密徑,並低頭在他的肩膀上咬一口。   「啊……」如獸悶吼,襲滅天來顫了顫,全身一繃,傾洩了強勁熱流,一波一波地沖刷著蒼的體內。   ──抱元守精,納陽氣而趨傷陰,悉復九回,陽極之數,始可排其損穢,百病消滅。   蒼牢牢的抱住他,吸納了每一滴精元,冰與火相沖融和,那凍氣才稍稍舒緩了……     .二.   玄宗六弦之首蒼,知天機,應天命,順勢而為,應運而做,起手覆手間,彷彿天地萬物都能在他的手中圓融調和,納乾坤,化兩儀……說好聽是這樣沒錯啦,講白了,就是順水推舟,打蛇隨棍上,將不利化為有利,劣勢扭轉成順勢。   柔能克剛,這樣的人有種無與倫比的無敵力量,蒼無疑便擁有這種力量。   蒼一次又一次的索求,肢體、眼神、喘息、嚶嚀、連每一根頭髮都散發出難以抵擋的誘惑,羈絆襲滅天來陷溺於肉體快感的泥沼,難以自拔。龍翻、鳳翔、虎步、猿搏、蟬附、龜騰、兔吮毫、魚接鱗、鶴交頸……武者柔韌的肌骨彎折成各種優美卻極具搧惑的姿態,其中兩次甚至是用嘴……   襲滅天來並不是沒發現蒼別有居心,第一次交合時,就已察覺蒼要利用他行道門密法,化解體內傷氣,也知道蒼在賭,以自己的性命賭他不會用魔氣反噬。   說起來,這是一場遊走生死邊緣的致命激情,無論誰都有可能或走火入魔、或道魔之氣互相衝擊而兩敗俱傷,雙雙暴斃在床上……咳,那場面可能不會太好看……(光想像就忍不住狂汗)   不眠不休,徹夜不絕的縱慾逞歡,襲滅天來覺得自己簡直快被榨乾了!   最後一次,破曉時分,蒼終於傾洩強制壓抑住的精元,噴薄濡染了二人一身晶瑩光澤,頹倒在襲滅天來的身上痙攣著身子,濱死般急促喘息,濃密的睫毛亦顫抖般的急速顫動。   這是取其性命的最好時機,襲滅天來抬起手來,不是祭出殺招,卻是撫摸他的背脊,甚至緩緩渡入乾淨的真氣,直到蒼的痙攣平息下來。   整夜賣力花招百出的蒼,這才渾身虛軟,疲累得動都不想動一下了。   靜靜擁抱彼此,沒有敵意殺機,只是純粹的擁抱。   晌久,蒼嚅嚅開口道:「小滅,我要淨身,抱我到浴間好嗎?」   襲滅天來挑了挑眉,不過還是依言起身,抱他走進以屏風隔擋的浴間,裡頭置有一只大木桶,足可容納二個大男人。   「把我放在旁邊就可以了。」   襲滅天來將他放在浴桶邊,自己則先跨進去清涼的水中。   蒼站著,面向襲滅天來卻沒看他,而是垂首蹙眉,手指伸向後庭。   襲滅天來眼色一沈,移身過去,手掌撫向因積蓄過多濁液而微微鼓起的下腹,輕輕揉壓 ,並再次渡入真氣,助其排出。「你都是用這種方式療傷嗎?」   蒼一閃驚訝之色,抬眼望向他,坦白回答:「這是第一次。」   「這種方式很要命。」   「的確。」   「不過也很值得。」另一手忽伸到後面,粗長的手指就著原本便在裡頭的纖指探入。   蒼咬了咬唇,差點又呻吟出聲。   更多的濁液沿二人的手蜿蜒流淌,一些滴到了地上,一些滴到了水裡,化開了,卻好像都融入了他們的骨血裡。   他們沒再多說什麼,靜靜的將體內清理乾淨後,蒼也跨入浴桶中。襲滅天來運氣將涼水加溫成舒服的溫度,二人面對面各坐兩端,後腦仰靠浴桶邊緣閉目養神。水面上平靜無波,相安無事,水面下腿與腿重疊交纏。   好一會兒,襲滅天來驀然沈聲問道:「告訴我,一步蓮華如何分出我這能體驗人性感官的血肉之軀?」   即使是非人且不死的魔性惡體,可他還是會受傷,會流血,會覺得痛,也會覺得孤寂與悲傷。   「血、指甲、頭髮。」蒼也不隱瞞。「他的血成為你的血肉,指甲成為你的骨骼,頭髮成為你的筋脈。當時他煉化你的最後一滴血一直無法離體,他仍然在掙扎著,所以我只好助他一臂之力,打入我的真氣,逼出那最後一滴血,然後誕生了你。」   襲滅天來沈默。   「所以嚴格說起來,如果一步蓮華是你的母親,那我也算是你的父親……」   「閉嘴!」額頭青筋不住抖跳。「我已經不是那個會被你耍得團團轉的笨小孩。」   「是啊,你長大了。」   水聲嘩啦,當襲滅天來睜開眼,俊美的容顏已近在眼前寸許,雙手捧起他的臉龐,用很悠淡的口吻說出讓人很黑線的話:「小滅滅,我都被你吃乾抹淨了,你要對我負責哦。」   這下連拳頭的青筋都在跳恰恰了,襲滅天來真想給他一拳,但想也知道,那樣一張好看的臉,任誰也下不了手的。   「我才是那個被你吃乾抹淨的人吧!哼,誰能想到在人前道貌岸然的六弦之首,其實背地裡是個不正經的腹黑傢伙。」   「因為在你面前,我無需任何掩飾和隱藏。」輕輕啄吻了一下,又說:「我想睡了,抱我回床上。」   「已經日上三竿了,其他人不會來叫你起床嗎?」抱起來,拭乾,放回床上。   「我交待過這二日要專心療養,若無要事,不得打擾。」   「原來你已算好我會來。」   「不,我完全沒料到,不過十分感謝你的『鼎力相助』,事半功倍。」   「你不怕我真的先姦後殺?」   微微一笑。「你想,以我現在的情形,是否敵得過你?」   冷哼一聲。「不愧是黑色道子,滿腹機心。」   「先別說了,一起睡吧。」蒼優雅的打了個哈欠,閉上眼睛先找周公去了。   真這麼安心的睡了?襲滅天來不知該驚異還是該失笑,搖搖頭,罷了。也閤眼,漸漸沈入夢鄉。   向來好眠的蒼難得做了夢,夢見一步蓮華不停的叫喚他。「蒼、蒼、蒼……」   呼喚聲太過真實清晰,近在耳邊,如蚊蚋揮之不去,蒼不由得被吵醒,惺忪的睜開眼一看,不禁吃了一驚,竟是一步蓮華飄浮半空中俯視他。   難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鬼壓床?!   「蒼,你終於醒了。」半透明的一步蓮華說。   「好友,我曉得被自己的半身吃掉一定怨念深重,但像這樣沒通知一聲就亂跑出來嚇人,是不道德的。」語氣不緊不慢。「幸好是我,如果換成別人,不是被你嚇得一命嗚呼,就是找道士和尚來把你超渡了。」   「好友又說笑了。」   「我一直很掛記你,知道你被他吸收的那當下,我氣得只想跑去飽抽他一頓。」   「不過,看來你似乎用另一種方式表達了你的怒意。」   「是他自己送上門的,不吃白不吃。」   「好友果然對吾之半身覬覦已久。」   「我不否認。」蒼眼神柔和地注視沈睡的襲滅天來,說:「雖然他是你的惡體半身,可是我們都愛著他,天子是母性之愛,你是佛性之愛,而我,則是人性之愛。他是我對你的嚮往,好友切莫誤會,我對你絕不存褻狎之念,而是對於一種聖潔美好的喜愛。然而就某方面來看,他只是個質疑佛的存在體,並非人性惡根的聚合物,他的靈魂比你我都更清新純粹,不含污蔑雜質,那麼的清澈透剔,令人喜愛又心疼。」   「蒼,你的話讓一步蓮華無言以對,亦無地自容。佛之三大境,見山是山,見山非山,見山猶山。哎,當我生起心魔時,見山是山,當我分化他時,見山非山。」   「如今呢?否已臻見山猶山的境界?」   「尚差一著。」   「吾該如何助你這一著?」   「引導他的天性,讓他依天命而行。」   「好友之意?」   「助他獲得三教靈玉。」   「這……」   「蒼,你在和誰說話?」襲滅天來被細細碎碎的談話聲擾醒。   登時,一步蓮華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在說夢話,快睡吧,睡飽了好幹活。」   「幹什麼活?」   「你不是要去搶三教靈玉?」   「算了,不去了。」   「為什麼不去?」   「因為……」   「因為什麼?」   「哼!去就去。」   「別去了,留下來陪我比較實在。」   「誰要陪你,你別忘了我要先……」   「是是是,要先姦後殺唄,等你姦到高興了,隨你怎麼殺。快睡吧,我睏了。」蒼抱住他,再度閉上眼睛,心裡仍想著方才一步蓮華的話,不過還是很快就睡著了。   一切等睡飽了再說吧!   隔日,當蒼打開房門跨出去,那神采煥發的,走路有風,更且面色紅潤,原本就保養有方的皮膚更是光滑柔嫩,吹彈可破,眉目與唇角綽綽含笑,似有若無一絲清艷風情。整個人就像獲雨甘霖的花朵,綻開驚人的美麗。   眾道子個個目不轉睛,莫不被弦首的迷人風采迷得暈頭轉向。   「你覺不覺得弦首看起來有點……」   「有點怎樣?」   「有點……柔媚之氣。」   「我也這麼覺得耶。」   竊竊私語,不解所以然。   反觀另一個人可就沒那麼生龍活虎了,襲滅天來回到異度魔界,眾魔都用「魔之尊者和誰大戰三天三夜」的疑惑眼神偷偷瞄他,但那臉色怪異得沒人有膽敢問,只道能把他打成這樣精神萎靡虛累累的人,一定很強。   唯一敢對他直來直往的吞佛童子,瞅著他好半晌,才訕訕問道:「汝怎麼了?黑眼圈這麼嚴重,皮膚也太乾燥,缺乏彈性,需不需要借汝吾的遮瑕膏和保養面膜。」   「不需要!」   他怎麼能說不管哪種遮瑕膏和保養面膜都沒用,因為他是被採陽補陽,榨得乾乾!      .三.   不老城和長生殿之間的宿怨之戰終於結束了,長生殿全軍覆沒,不老城城主識能龍則爆體減肥成功,變身成六禍蒼龍,玄機門一役後,蒼宣佈金盆洗手,退隱避世於天波浩渺,不再涉足江湖事。   襲滅天來得到此消息時,並無太大詫異,因為蒼早在私底下跟他提過此事,自「先姦後殺不成反被採陽補陽」事件後,襲滅天來和蒼雖沒在話語上言和,然而在行動上已是相處融洽,你儂我儂,偶爾有時連異度魔界都不回去了,直接待在天波浩渺裡。   「三教靈玉你收集幾個了?」蒼問,倒了杯茶給他。   微瞇起眼,露出懷疑的目光。「雖然我很好奇三教靈玉搜集齊全之後,會出現何種神蹟,不過我覺得你似乎比我更有興趣。」   「連蒐集hello ketty都能換到一本ketty紀念收集冊了,說不定蒐集完三教靈玉,可以換到三教聯合發行的環遊苦境周遊券。」   「噗──」一口茶噴了出來,放下茶杯,轉過來,掐住稻草人的脖子兇暴搖晃:「到底是沒有沒這麼kuso的啊!啊!」   嗚嗚……主人,雖然我只是個稻草人,可是被你這樣掐著用力搖晃,身上的稻草掉光了怎麼辦?瘦的稻草人會少了很多可以讓你插的地方……(淚)   總而言之,因為一句到處亂傳的八卦「凡取得三塊靈玉者,可投入天池許得一願。」襲滅天來便汲汲營營的搶奪三教靈玉。   「如果真的可以許一個願望,你想許什麼願望?」蒼又問,再替他添了杯茶。   想了很久,想到茶都涼了,才緩緩說道:「回到一步蓮華未將我分化出來之前。」   蒼凝視著他,揚手撫了撫他的臉龐,微笑不語。   之後三教靈玉好不容易全到手了,投到天池裡,結果……   「靠!是誰把斧頭砸到老娘頭上的?!小心我咀咒你祖宗十八代!」一尊頭上插著一把鐵斧頭的女神神像猛地爆衝出水面,怒髮衝冠,潑婦罵街。   「抱歉,我只是想試試金斧頭銀斧頭這個故事的真實性。」襲滅天來悻悻然地從女神的頭上拔回斧頭,轉過身,表情猙獰的用力砍向稻草人:「我要殺了你!吼──」   咳,言而總之,三教靈玉基本上是一場世紀大騙局,天池女神不但食言而肥,沒給襲滅天來許願,還把神器「千年一擊」給了一頁書。後來,千年一擊則射傷了異度魔界的魔龍,造成異度魔界面臨了能源斷絕的存亡危機。   襲滅天來雙手滿滿的去,卻兩手空空還被打傷回來,實在是愈想愈不甘心。哼,那些自詡公平正義的人類,滿口彌天大謊,心機那般深沈,根本比他這個惡體不知更險惡上幾倍!   怒極了,心下一橫,率魔界大軍傾巢而出,大舉進攻苦境,再掀血雨腥風,戰至莫離原與六禍蒼龍釘起孤枝。本來他和六禍蒼龍釘孤枝釘得好好的,瞧那腿一百八十度劈得多帥多完美,活像跳霹靂舞似的。   豈料六禍蒼龍不要臉耍陰招,討來救兵聯手無名和千流影三缺一的圍爐他,六禍蒼龍更是不斷摸臉摸手捏屁股的趁機吃他豆腐。他大丈夫能屈能伸,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先保住小命(貞操)再說。   拖著傷體逃到半路,更沒料到竟被不肖徒弟攔路打劫。   「此樹是吾栽,此陣是吾開,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吞佛童子酷酷的開口。   「吞佛童子,你瘋了嗎?!」   「吾是快窮瘋了沒錯。」心機魔面無表情的坦白道:「家裡金屋有朵金枝玉葉水晶蓮花,外頭銀窩有隻天真無知小貓頭鷹,歹年冬,錢難賺囝仔勾細漢(台語年紀小之意),昨天銀行又來催卡債,所以只能答應一步蓮華當臥底。」   說穿了,就是他用性命打拼來養老婆包二奶。   除此之外,一步蓮華還威脅他如果不答應,就要用天線寶寶來重新「教育」他,光想到那個拉拉波波你好你好個不停的怪ET,他就渾身打顫覺得生不如死,所以只好加入KERORO軍曹小隊一起征服藍星。(「天線寶寶洗腦大法」乃史上最殘暴的酷刑,出自CAT姬的《魔界三寶2》,感謝CAT姬慷慨相借。)   話說回來,襲滅老師聽了不肖劣徒因為卡債不惜翻臉當抓扒子,當下暴跳如雷,怒指罵道:「就叫你那部什麼無間道還是交流道的電影不要看太多次,偏偏要看它個一百零八次,看看看!看到腦子壞了你!」   「多言無益,請賜教。」   「賜恁老師咧!」   「汝罵到汝自己了。」   「你個吃裡扒外的死孩子!恁老師我今天不好好教會你什麼叫尊師重道,我襲滅天來四個字就倒過來寫!」   「汝只教吾如何耍心機擺別人的道,從來沒教吾何謂尊師重道。」   「還頂嘴!」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只要他講一句別人就要回個五句十句,所以他才要自創新教,讓所有人都不能再跟他頂嘴啊啊啊──   正當二人打得如火如荼難分難解,一步蓮華又出現了。   「誰叫你出來的!」   「我不是出來,我是下來。」   「哪裡下來?」   「其實,我早已經到佛祖那裡去了。」   「什麼?難怪後來我怎麼叫都叫不出來!你怎麼可以擅自跑掉!」   「我經過你老婆同意才走的。」   「誰是我老婆!?」   「蒼。」   「他他他……他才不是……」   「小滅,你要對我始亂終棄嗎?」蒼不期然也出現了,面色陰霾。   「你你你……你來做什麼?!」手指著他抖呀抖的,場面已經夠混亂了,你還來亂什麼亂啊!   「老師,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吞佛童子投去責備的眼光。   「我哪裡不對了?」   「小滅,我教你要從一而終,沒教你始亂終棄。」一步蓮華也目露責難。   「誰要對他始亂終棄,我要先姦後殺啦!」真的快被這些人給活活氣死啦!   ……一片靜默。   蒼的眸光閃了閃,垂首作泫然欲淚狀,楚楚可憐,我見猶憐的說:「哎,沒教你滿意是我的錯,你要先姦後殺我也認了。」   人體分裂大師與人格分裂魔人睚眥怒視,再次指向襲滅天來,同聲讉責:「你個負心漢,好沒良心的東西!」   襲滅天來臉色青紅皂白變換不停。「少嚕囉,滅神之招.阿蘭聖印吼哩企啦!」   人體分裂大師與人格分裂魔人合體攻擊,使出終極奧祕絕招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啊,錯了,是心連心體連體蓮華配吞佛天下無敵王!   「吾友,吾徒,吞佛童子……你個沒心肝的死孩子!真要助佛為孽打恁老師我?」   「也許吾只是想結束卡奴的生活。」   佛魔之戰驚天地泣鬼神,一片混亂,亂七八糟,霹靂叭啦碰碰碰!   「啊呀好友請手下留情呐!」一旁觀戰的蒼淡淡喊道,悠哉遊哉的吹了吹指甲。「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至少留個全屍好讓蒼哭個頭七呀!」   一方圍毆、一方哭衰,頂天立地魔之尊者不由得悲壯嘔血,捶胸頓足。「為什麼?!為什麼我終究脫離不了你一步蓮華,我這命生得這樣苦不如死了快活!」   一步蓮華心生不忍,好歹也是從他身上無性生殖出來的一塊肉,牽了小手說:「可憐我的小滅滅,乖了不哭我惜惜。紅色的死,金色的生,原始由我,復歸為吾。回來我身上吧小滅滅,我會像以前一樣好好疼愛你的。」   「大師,吾看到你在偷笑。」吞佛斜睨。   「好友別吃回去,你忘了你已經把他給我了。」蒼趕忙上前。   「哎,好吧,得是我幸,不得是我命。」一步蓮華把咬到嘴邊的煮熟鴨子吐出來,不太情願的還給蒼。「我也總算是見山猶山,修至大成了。」   蒼接過,說:「感謝好友成全,我將與他一起退隱,從此不問世事,與你該是後會無期了吧。」   「吾會在西方極樂世界候一杯茶,隨時歡迎汝等到來,一敘前塵。」   「這杯極樂茶就省了罷。」吞佛和蒼異口同聲,他們還有大好的滋潤日子要過哩。   「哎,我終於可以安心到佛祖身邊去了,吾之半身就交給你了,蒼。」   「小滅,我們走吧。」蒼牽著喪志失神的襲滅天來,腳步輕快的先行離去了。   之後一步蓮華又和吞佛童子說了些似是而非、有聽沒有懂的話,說完,便出現「就吶個光!就吶個光!」的一陣閃閃刺目。悉曇無量,吾身去也,一步大師便又回到佛祖身邊伺候了。   至於後續的發展嘛,可是透過了很多關係才打聽到的哦。   極樂西天。   西天雖然無憂無慮,真所謂極樂,然而一步蓮華實在很想念襲滅天來,所以便對善法天子說:「天子,我再用佛魔雙分煉隻小滅滅來玩好不好?」   麗目一瞇,緩緩抽鞭。「好,當然好,我立馬幫你四分五裂,要幾個有幾個!」   咻咻之聲叭叭作響,天罰之鞭抽得一步蓮華抱頭鼠竄大喊:「佛祖救我!」   佛祖曰:「自作孽不可活,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天波浩渺。   「小滅,你想創立新教不如先創立新家庭,有道是齊家治國平天下,一步蓮華可以生個你,不如你也生隻小蓮華。」蒼提議道。   「生什麼生,我是男人用哪裡生,要生你自己生!」襲滅天來怒聲反駁,人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話雖是不假,可是他不想入贅到天波浩渺每天被蒼捉弄啊!   蒼想了想。「嗯嗯,我生也好,頂想念我的小翠兒小雲兒小雪兒小九兒小商兒吶。」   「……難不成那五根弦都是你生的?然後騙他們說是你師父撿來的?」就像當年騙他說他是一步蓮華和善法天子生的。   「哎呀被你發現了,那就生孩子去吧。」紫眸閃促狹,捉了手就往寢室走,接下來就是採陽補陽的時間囉。   異度魔界。   吞佛童子一邊澆水,一邊對水晶蓮花說:「親親雪寶你什麼時候才會從蓮花變成人呢?」   澆完水又到冰雪之渦,對小貓頭鷹說:「親親宵寶你什麼時候才要讓我吃掉呢?」   「吞佛你為什麼要吃我?」   「因為你看起來很好吃。」   「我的身體可以吃嗎?」   「吃吃看就知道。」   ……………   「嗯……唔……吞佛……啊……我好吃嗎?」   「美味極了。」啃啃咬咬,吸吸舔舔,欲罷不能。「鮮嫰多汁,吮指回味樂無窮。」     .終話.   我只是個小小的稻草人,雖然知道的東西有限,不過我已經把全部知道的都告訴你了唷。我的主人現在雖然還是偶爾會來釘我,可是我發現,新的釘子不再怨氣那麼重了,有時還會有一點幸福的味道,例如現在,外頭正傳來溫馨可愛的家常對話。   「吞佛童子,你來做什麼?」   「雪,宵,喊人。」   「師父您好,我是劍雪。」   「師父您好,我是宵。」   「咳,好乖……你個死小子,沒想到能討到這麼可愛的老婆,而且還一次帶二個來炫耀,哼,真是便宜你了。」   「吞佛,為什麼師父說你有二個老婆?」   「吞佛,我不理解二個老婆的意思。」   「呃……等一下我再分別跟你們解釋好嗎?」   「我要現在就知道!」   「我也是。」   「……老師,我會被你害死……」   「吞佛,為什麼你說你會被老師害死?老師要害你嗎?為什麼要害你?」   「吞佛,我同樣不理解,請你解釋給我聽好嗎?」   「蒼,我們走吧,讓他們三口子自己好好的溝通溝通。」   「呵,看來也只好如此了。」   就這樣,從此人人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才怪!)   眾曰:「……這是什麼鬼啊!!!!」(翻桌圍爐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