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白劍妖。暗香冷艷
關於部落格
※最新資訊請至FB或噗浪觀看※
FB:facebook.com/cocoi0122
噗浪:plurk.com/cocoi0122
  • 40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試閱】電梯裡有鬼

    赦生從小就怕鬼。   嚴格說起來,赦生之所以會怕鬼是其來有自的,要怪就該怪那個老愛用彆彆扭扭的方式去「疼愛」他的哥哥,人稱異度三寶之一的螣邪郎。   …………   赦生怕鬼,長大之後的他偏偏不知為何卻喜歡看恐怖故事,尤其是日本恐怖漫畫大師伊藤潤二的作品,死不完的美少女富江、性格詭異的雙一、至死不渝的愛、漩渦、祖先、人頭氣球……等等等,每個故事都是又怕又愛。   這一天,由於襲滅大總裁一句話:「螣邪郎,明天你把兩個方案的結論分析整理過來,我親自做最後決策。」   已經連續熬夜加班一個月的螣邪郎被迫留在公司繼續苦海無邊,他差不多已經快住在集團大樓裡了。   幸好老大還算有良心的又補充道:「如果做不來就讓赦生留下來幫你。」   就這樣,赦生不太情願的留下來幫忙。雖然說是幫忙,但兩兄弟分屬不同部門,能力範圍自然不同,只能協助統合資料數據,分析決策就要由螣邪郎自己來了。   閒閒沒事頗無聊,幸好他有帶幾本愛看的書來,其中一本就是伊藤潤二的作品集。他窩在螣邪郎的個人辦公室沙發上,一邊吃零食一邊翻閱,雖然燈光明亮,不遠處還有另外一個人,可還是看得偶起一陣雞皮疙瘩。   努力不懈的螣邪郎抬頭扭扭發痠的脖子,望見赦生正目不轉睛的啃漫畫,光只是這樣看著他,心底就會湧起一道暖流,令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微揚。   不過,他實在很好奇赦生又在看什麼奇怪的漫畫,讓他愈看愈縮成一團。   他站起來,走向完全陷溺在伊藤式恐怖情境中的小弟,由上而下注視他一會兒,悄悄彎腰,在他耳邊輕聲道:「看什麼看得這麼專心?」   赦生驚跳了一下,扭頭看見他不知何時靠得這麼近,下意識挪動身體拉開距離。   這樣的動作雖然每次都會出現,但螣邪郎仍然會感到十分不悅,一手搶過他手中的漫畫。「又在亂看什麼鬼東西,呻吟的排水管?」   「還我。」   眼角瞄了瞄,老實說,這樣雙眸圓睜怒瞪他的赦生,有著另一種不同的可愛感覺。在他眼中,這個異母弟弟的一顰一笑全身上下連每一根頭髮都可愛極了,可愛得讓他一直很想一口吃下去……   哼,這本不還我就算了,反正我還有帶其他本來。赦生見螣邪郎用閃爍不定的倒吊三角眼盯著他,心想,自己怎麼會有一個這麼難理解的哥哥?   他完全體會不到,這個哥哥的心理在吃與不吃之間有多掙扎,拿起另外一本書,挪到沙發的另一端,懶得理他自顧自又看起來。嗜吃零食的他手往桌上摸了摸,這才發現洋芋片吃完了。   螣邪郎還站在那裡直瞅著他,一語不發。   赦生的背脊不由竄起一陣涼氣,覺得他比伊藤潤二更恐怖,更讓人頭皮發麻,忍不住開口:「幹麼一直看我?」   螣邪郎坐到他身旁的空位,說:「排水管的呻吟算什麼,你知不知道,我們這棟大樓也有一個類似的傳說。」   「什麼傳說?」   「你想聽嗎?」   「嗯。」點點頭,好奇心湧升。   「很恐怖哦,真的要聽?」吊胃口。   「嗯。」再點點頭。   「好吧,那我就說了,傳說這棟大樓有一台會呻吟的電梯。」   「會呻吟的電梯?哪一台?」   「我也不知道,我沒真的聽到過,說不定是以訛傳訛。」聳了聳肩。「傳說那台電梯曾經纜線不知原因的斷裂,從十三樓掉下去,當場壓死一個正在下面做維修的工人。」   「然後呢?」   「那個工人當場被壓成肉餅,血肉模糊的,聽說那裡還留有那個工人的血跡,無論怎麼洗都洗不掉。有人說,因為那個工人實在死得太慘太突然,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還以為只是被電梯壓住,因此到現在還一直不停的發出痛苦的哀號呻吟,有時候還會聽到他在喊救命。」   赦生手臂上的汗毛豎立,整個人毛骨悚然起來,他當然不會再像小時候那樣被嚇得淚光閃閃,更不會想撲到誰的懷裡尋求保護,不過那種恐懼的心情是不會改變太大的。   是說,既然害怕聽到可怕的事,可是卻又禁不住會被吸引,就像喜歡看恐怖電影一樣,非要把自己嚇得半死不活才過癮,這也算是一種隱性自虐嗎?   螣邪郎見弟弟臉色微變,眼尖再看到他手臂上豎立的汗毛,曉得自己又像小時候那樣,隨便亂唬一唬便把他嚇得要命,內心生起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感覺。   再說,這種喜歡他就忍不住想欺負他,看他愈可愛就愈想把他弄到哭的詭異心態,也算是一種隱性虐待狂嗎?   有時螣邪郎連自個兒都不得不懷疑,自己不光只是戀弟情結而已,更有可能是個心理不正常的變態--一個時常會想對親生手足狼性大作這樣那樣的色情狂……   「你做什麼又這樣一直看著我?」赦生衝口道。   螣邪郎把搶來的漫畫書丟還給他,起身走回辦公桌後坐下,平聲淡道:「很晚了,你先回家,不用陪我了,我今天還是要在公司睡。」   「哦。」對他驟然轉變的態度有些不能適應。   默默收拾著漫畫書與零食袋,其實他想說他可以留下來陪他過夜,然而他的表達能力向來不很好,尤其是對螣邪郎,每次只要與他在一起,似乎就會變得更笨拙,有時連簡單的一句話都說不好。   明明是親兄弟,自小可說是寸步不離的一塊兒長大,可為何卻會有這麼大的隔閡呢?   二人心裡同時想著這個問題。   「你……要不要吃什麼?」赦生半天才擠出這句話。「我去十九樓拿下來給你後,我再回家。」   「不用了,如果餓了我會自己上去拿,你快回去吧。」   「哦。」螣邪郎的冷淡讓赦生感到悵然若失。   磨磨蹭蹭走到辦公室門口要開門出去,不住又回頭看了看,看見異母兄弟攢眉苦思,不時懊惱抓了抓頭髮,讓他不想在此時就這樣離開,今晚的螣邪郎有一種寂寞的味道。其實他並不討厭這個唯一的哥哥,心底甚至是喜歡他、崇拜他的,只是也會不由自主的畏懼他……   「哥……」   ?!   螣邪郎猛地抬頭,不掩詫然的望向他。   赦生剛剛喊他什麼?哥?   「感到疲倦就休息一下不要把自己的身體累壞了。」一鼓作氣的說完,打開門走出去,再迅速閤上門,心跳沒來由的加快了一點點。   螣邪郎不覺愣了愣,隨即咧嘴笑了開。嘿,他親愛的小弟原來還是很關心他的嘛。   「螣邪郎加油!再加把勁就可以完成了!」喊出聲音給自己打氣一下,驀然覺得整個人又來了精神,像灌下一打蠻牛似的,精力充沛,活力旺盛啦!   正當他要埋頭繼續奮鬥,門忽地又被大力打開了,訝異地看見赦生去而復返,面色不怎麼對勁,清秀漂亮的臉龐略顯蒼白。   「怎麼又回來了?是不是忘了拿什麼東西?」   「我……」   「如何?」   「……我聽到電梯的呻吟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