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白劍妖。暗香冷艷
關於部落格
※最新資訊請至FB或噗浪觀看※
FB:facebook.com/cocoi0122
噗浪:plurk.com/cocoi0122
  • 40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DM】Nightmare試閱

◎作者:三千思、黑白劍妖 ◎收錄內容:   Swear it again/BY 三千思   最是動人心魂的那一刻,朱痕感覺到身下人忽地屏住了喘息。   然後用著像是失控般比平時還要高出些許的破碎嗓音,喚了一聲自己的名字。   不若平時的溫潤清澈,那個「痕」字的尾音也斷在雲深不知處。   ……這大概是自己這輩子以來聽過最煽情的一句情話了。   Nightmare/BY 黑白劍妖   朱痕不停親吻他的臉龐、他的眼睛、他的雙唇,   熾熱無比且溫柔無比地,一次比一次埋入更裡面的地方,   緊緊地深刻地佔據他的一切。   而他們的雙手十指自始至終牢牢交纏,   握得那麼緊那麼密,永遠都不會放開了。 ◎規格:A5,16頁 ※首販期隨《Never Grow Old》免費贈送,送完為止。 【Nightmare部份內文試閱】   慕少艾是個嗜眠的人,睡眠品質向來極佳,通常頭一沾枕沒多久便能墜入夢鄉,呼呼大睡一覺到天亮,有時真羨煞了有失眠症頭的朱痕。   可是好眠的慕少艾偶爾還是會做夢,而且一旦發起夢來,多半驚天動地的,往往全身冷汗地驚醒於朱痕的搖晃和叫喚中。   朱痕從來不問是什麼樣的惡夢會讓一向泰然自若的他嚇得魂飛魄散似的,又或者無意識顯現出彷彿深深潛藏在靈魂底層的暴戾之氣,猝醒剎那,如鬼冷厲的眼神總令朱痕的心臟抽搐一下。這樣的慕少艾,不是他所熟悉的慵慵懶懶的慕少艾,而是他不認識的「認萍生」。   是的,朱痕後來知道了「認萍生」這個存在於慕少艾過去的陰影的「人」。   朱痕並不想曉得他的過去,更無意去探究什麼,然而慕少艾每次惡夢過後,會恍惚地在不經意間透露些許關於過去的人事物,有時是件沒頭沒尾的事,有時是個人名,有時是樣物品,有時是某種意念想法……   漸漸地,刻意埋藏的某段過住像拼圖一片一片地拼湊起來,而這張零散不全的舊拼圖中,不單單只有慕少艾一個人,還有那個傳說中最大最惡名昭彰的國際販毒組織--翳流。   慕少艾曾說,他原本在美國只是個單純的醫學研究員,偶然間發現研習的醫院和藥廠竟與翳流暗中勾結,同流合污,以院內一些背景弱勢的病患或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做為藥物試驗體。他極其震驚與憤怒,私下向聯邦調查局檢舉,進而自願做臥底線民。   慕少艾又說,他原本只負責蒐集醫院和藥廠方面的罪證,沒料到會愈陷愈深,末後竟然混進翳流內部。   慕少艾還說,他原本不想殺南宮神翳,殺人不是他的份內職責,更違反了醫者的信念。然而,愈靠近南宮神翳,殺他的意念就愈深愈重,直到最後,甚至快忘了臥底翳流的本意和目的,一心一意只想親手殺死南宮神翳。   「那樣強烈的殺意,彷彿瘋狂愛上他一樣,日日夜夜朝思暮想,整個腦袋都在計畫著,要在什麼時候殺他,在什麼情景下殺他,用什麼方法殺他,只是想像著殺死他的那一剎那,整個人興奮得幾乎毛骨悚然,簡直病態。」某一次,慕少艾這麼淡淡說著,手上的菸在夜色中氤氳嬝嬝煙霧。   只有這個時候,朱痕才會讓他重新點菸而不叨唸--以前,慕少艾的菸癮實在和毒癮沒兩樣,一天不抽上二包就渾身不自在。朱痕討厭他抽菸,除了危害健康和烏煙瘴氣之外,他非常不喜歡他在煙幕裡瞇起眼若有所思的模樣,三魂七魄不知出竅到哪去了。曾經為了幫他戒除過重的菸癮,軟硬兼施幾乎無所不用其極,好不容易才讓他不再菸不離手,繼而一根一根的減少,直到現在除了惡夢驚醒後,幾乎不再碰菸。   只有尼古丁能使他從惡夢的殘影中獲得些微抒解,因此朱痕此時總只是默默縱容他這一刻的軟弱,靜靜傾聽他夢囈般的自言自語。   「翳流致力研發各種毒品,海洛因、古柯鹼、天使塵、LSD……任何一種毒品只要出自翳流,毒性效果都比一般強上數倍,不管是誰,哪怕只要沾上一點點,就永遠逃脫不了。」又某一次,慕少艾這麼悠悠說著,菸頭燃燒黑暗裡幽幽一抹紅光。「事實上,南宮本身就是世上最厲害的毒品,那樣危險而迷人,連每一根頭髮都充滿墮落的誘惑,翳流裡的每個人都對他上了最重的癮,一輩子離不開他,無可救藥,不能自拔。」   「你呢?你對他上過癮嗎?」這是朱痕第一次對他提出疑問。   「你以為我的菸癮是怎麼養成的?」深深吸一口菸反問,自顧自的再道:「我想,他是愛我的,我卻只能憎恨他,像染上毒癮一樣,不遺餘力竭盡心思的憎恨,因為必須用最大的力量來憎恨,才不致於為他迷惑,否則或許也會像其他人一樣中了他的毒,淪為被他掌控玩弄的小老鼠,萬劫不復。呼呼,仔細想想,那也算是一種毒癮吧,一種極致渴望毀滅他的癮,根本和發瘋了差不多。進入翳流的人沒有不發瘋的,瘋子在翳流裡才算正常人,外頭的正常人在那裡才是瘋子。」   再深長深吸口菸,把大部份的煙滯留於肺中繚繞,吝於吐出,尼古丁緩和了類似毒癮發作的禁斷症狀。   慕少艾說,翳流的大頭目被他搞死了,中心信仰不再,剩下的嘍囉不久也一一被逮捕,翳流終究瓦解了。聯邦調查局為保護他的安全,給了他「慕少艾」這個新身份,並將他送來這偏遠的小島國。   「朱痕,你呢?是否曾經對什麼上癮過?」   朱痕取走他挾在指間的菸,破天荒的也吸了一口,緩緩說道:「你是我中過最深的癮。」   ………………(後略/全文收錄特典) --------------- 咳咳... 後面是兒童不宜的這樣那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