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同人女相信,王道始終來自於沒人性。
關於部落格
※請勿張貼色情連結及未經許可廣告※
  • 406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悄悄告訴他(2)

  (2)優雅狩獵   「大家好,我叫江樂夏,請多多指教。」江樂夏神情緊張地鞠了個大大的躬。   祕書室的三名女祕書和王特助全不由得怔了下,對於這個總經理親自帶來的男孩,他們一下子不知該做何正確應對。   十分鐘前,江樂夏戰戰兢兢的來,戰戰兢兢的進入周徹的辦公室,然後戰戰兢兢的走出來自我介紹。   總經理從不會把親戚硬塞來的人放在離自己太近的地方,更何況這個男孩似乎不是很聰明伶俐,而且看起來太年輕,他成年了嗎?   「總經理,我們目前不缺工讀生……」   周徹目光一瞥。   「呃,我最近剛好需要一個助理。」   周徹點點頭,不忌諱的吩咐道:「他的聽力有點障礙,多些耐心教導他,不過一般交談都沒有問題,也不需要特別看待。」   言下之意,不可以苛求他,不可以對他發脾氣,也不可以特殊看待,以免讓他覺得不自在。   大老闆都親自開口了,他們哪敢不從,心中不禁猜測,這個男孩到底是什麼人,能讓周徹親自罩著,是愛情遊戲的新目標嗎?那未免太缺德了……   只有王特助露出了然於心的眼神,他前幾日才替江樂夏辦理醫療住院事宜,今天就在這裡再次看到人,加上周徹的態度,這意味著什麼,你我心知肚明,最好不要戳破什麼不該戳破的事。   周徹發完話,輕輕將江樂夏推向他們。「打個招呼。」   幾個成熟美艷的女秘書立即圍上他,熱絡地招呼,不管如何,這男孩得好好照顧,暫且不論老闆的態度意向如何,清秀可愛的男孩總能引發女性的母愛,加上他的身體有所缺憾,更令她們又憐又愛。   江樂夏甚少與這類型成熟女性相處,怯生生的,活像誤入狼窩被一群母狼包圍的小貓,垂著耳朵,夾著小尾耳,手足無措,不覺向五步之外的周徹投去求助眼神,溼潤的黑眼睛水光盈盈。   周徹猛地一個激靈,下腹竄起一道熱流。   他的慾念真的為小孩萌動了。   微笑,很久沒有這麼愉悅的期待感。   江樂夏看見周徹對自己微笑,於是也靦腆的回以一笑。   這一笑,讓三匹母狼眼睛發光,若不是某隻斯文敗類的獅子還站在那裡,露出牙齒森森的笑,她們真想當場抱住他親。   周徹感覺體內那道熱流剎地洶湧起來,轉身回到辦公室中,因為再不離開,他就想直接把人拖進來嚐鮮了,完全沒料到,江樂夏竟能對他產生強烈的性吸引力,他很懷疑是否能撐一個月而不動他。   壓抑的禁慾滋味,令他更興奮了。   江樂夏毫不知覺地步入狩獵者的陷阱,成為獅子的新獵物。   他得到了一張新的辦公桌,一套高階電腦設備,陳祕書先帶他熟悉辦公室環境,再說明教導工作內容。助理的工作不外乎一些整理文書、拷貝公文、跑跑腿之類的雜務,不會太複雜忙碌,她們也不敢丟太多工作給他,怕周徹怪罪她們讓他太累。   江樂夏的表現倒是出乎她們意料之外,儘管他的表達能力較弱一點,但比她們想像的聰明,許多事學得很快,並且對於電腦操作相當熟練,不需要手把手的從頭教起。   他在學校學習的就是以電腦資料管理為主的專業科目,對於一些文書報表雖然無實務經驗,但並不陌生,不會像個完全的新手般地望之生畏,很快就能上手。   中午,他仍努力熟悉工作內容,十分專心,周徹叫了他二聲才有反應。   抬頭,看見周徹微笑著站在辦公桌旁注視他。   剎那間,江樂夏的胸口怦然一動,呼吸似乎停頓了三秒,臉忽然熱了起來。   周徹見他傻巴傻巴的望著自己,小臉驀地發紅,微笑不由得加深,看那可愛的緋櫻色一路紅到耳根子去。   看來,小孩對他也很有感覺呵。   「走吧,去吃飯。」周徹說。   「哦,好。」江樂夏趕忙匆匆收拾好站起來。   「想吃什麼?我請你。」周徹大方的詢問他。   江樂夏嚇一跳。「不、不用了。」   「一定要,我堅持,你喜歡義大利麵嗎?」   「喜歡。」   「那就走吧,附近有一家不錯的義大利麵餐館。」周徹揚臂攬住他的肩膀,態度自然而熟稔,像朋友又像兄弟,在其他人驚異的目光中,用一種溫柔的霸道,不容置喙地將人帶出辦公室。   江樂夏受寵若驚,完全拒絕不了,只能傻傻的跟著走,乖順得就算把他牽去賣了,他可能都不會發現。   當周徹親自帶個清秀的男孩開門進入餐館時,原本頗熱鬧的餐館登時一片噤若寒蟬,很多周氏員工會於中午來此用餐,他們自是認得自家老大,他的突然來到,其震撼程度與天神降臨沒兩樣,有的人嘴巴還掛著麵條。   服務員當然也認得他,急忙走上前招呼:「周先生,非常抱歉,現在已經客滿了,請您稍等一下,我們會盡快為您準備桌位。」   周徹目光淡淡一掃,登時好幾桌的人跳起來,大叫:「我吃飽了,結帳!」   沒幾下子,跑光一半識相的人,剩下一半好奇心壓過一切的人,雖然臉埋在盤子裡,但耳朵豎得老高,眼睛偷偷瞄到快抽筋。   服務員飛快整理出一張靠窗邊的好位子,恭恭謹謹的領他們落坐,遞上菜單。   「聽說他們的粉紅醬起司雞肉麵不錯,你要不要試試看?」周徹建議問道。   「好。」江樂夏乖巧的點點頭。   周徹叫來服務員點餐,並替自己叫了海鮮焗飯。   不久,二盤香氣襲人的餐點端上來,其中一盤淋著特殊粉紅色醬汁的麵上舖滿雞肉,光看就能引人垂涎三尺。   江樂夏很秀氣的小口小口進餐,他喜歡義大利麵,只是不常吃,對他來說,這是高價食物,只能偶爾奢侈一下。   「好吃嗎?」   「很好吃。」真的非常好吃,這是他吃過最美味的義大利麵,雞肉鮮嫩,調成粉紅色的奶油醬濃郁而不膩,軟硬適中的麵條Q可彈牙。   周徹剝了隻蝦子放至他前面的小餐盤中,悠然隨口道:「工作覺得如何?」   「很好。」頓了下,再補充道:「我很喜歡,非常謝謝你。」   又剝了隻蝦遞過去。「我喜歡你的名字,很好聽。」   「謝謝。」   「我可以叫你樂樂嗎?」禮貌而誠摯的詢問。   江樂夏稍頓了下,點點頭。「好。」    「樂樂。」周徹立即喚道。   江樂夏不覺又頓了下,不太習慣家人以外的人這般親暱喚他,可他一點都不討厭周徹叫他樂樂,臉頰再度發熱發紅,睫毛羞澀似地低垂了些,不敢再直直注視著周徹。   這麼會臉紅,真是隻害羞的小貓呵。周徹輕輕低笑,心情越來越愉快,一手撐著右頰,眼神充滿笑意地欣賞他的侷促羞澀,感覺太久沒有如此放鬆過。   此時餐館內偷瞄他們的周氏員工都有見鬼了的感嘆,總經理對外雖然總是表現出風度翩翩,只有內部員工才知,那是笑裡藏刀的假象,用來做公關形象的紳士面具。   周徹事實上是個對人對己都相當嚴厲的工作狂,中午不是和高階主管開午餐會議,就是直接在辦公室叫外賣,頂多陪重要客戶吃頓飯順便談公事。今天他不但帶個男孩外出用餐,還露出這種輕鬆的樣子和溫柔微笑的表情,簡直可列為周氏十大不可思議事件之一了。   「喂,你覺不覺得他有點眼熟?」   「真的耶,好像在哪裡見過。」   「我想起來了,是那個差點摔下樓的清潔工。」   竊竊私語,突然有人眼尖發現,男孩就是上週洗窗意外的主角,不過他們不敢隨便議論老闆的私事,猜測周徹是想親自請吃飯,讓這起意外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雖說這起意外並無造成重大傷亡,可對方如果提出醫療與精神賠償的要求,亦是一筆額外開銷,倘若談不攏,說不定還因此告上法院對簿公堂,誰不知周徹的算盤打得極精,想從他手中多拗半毛錢都難。   員工完全誤會自家老闆真正的險惡用心,一頓午飯吃得好奇迭起,八卦洶湧。   周徹倒不在意自家員工看見他帶江樂夏一塊用餐,而且接下來,他們將會常常看到相同的情景。   這種純情遊戲的樂趣他幾乎不曾嚐試過,現在,他迫不及待想展開為期一個月的狩獵,他會用最優雅的姿態伏擊,溫柔的將獵物推進陷阱裡,以模仿親吻的力量輕輕咬住獵物的脖子,等獵物開始感到疼痛時,已來不及逃走。   他會欣賞並享受獵物驚恐無助的掙扎,慢慢吸吮甜美的鮮血,直到獵物再無力逃脫,完完全全成為他的囊中物後,大快朵頤。   「多吃一點。」周徹笑瞇瞇地,再剝一隻蝦子給江樂夏。   小孩實在太瘦了,身上沒幾兩肉,啃起來肯定不過癮,趁這段時間先餵得肥美些,以後才會更軟嫩好入口。   「謝謝。」江樂夏忙不迭的吃著,毫不自知自個兒已被居心叵測的獅子盯上,羞澀地專注於眼前的美味,衷心認為周徹是個和善親切的大好人──   如同流浪貓都會認為餵牠吃東西的人是好人一樣。      ●   「樂樂,下班了,我送你去學校。」   「總經理,不用了,我坐公車。」   「我也有事外出,剛好順路,走吧。」   「呃……謝謝總經理。」   目送周徹半拖著人家走出辦公室,陳祕書她們妳看我一眼、我看妳一眼。「總經理今天不是還要加班嗎?而且晚上還有一個會議要開。」   「等一下就回來了吧。」   眾人聳了聳肩,繼續工作。   果然,約莫二個小時後周徹回來了,雖及時趕上會議,可開完會後,看看時間,馬上又跑了,去接江樂夏下課,順便帶去吃宵夜,誓必把瘦巴巴的小貓多養出三斤肉不可,免得抱起來硌手又不好下口。   最近這種情形常常發生,她們已見怪不怪,不想再說什麼了,也包袱款款鳥獸散。老大都先跑了,她們幹嘛還拚死拚活啊!   這段日子以來,周徹對江樂夏可謂用心良苦,溫和親切的表象慢慢卸去他的防心,讓他不知不覺的親近自己。   他開始先是揉揉江樂夏的頭髮,繼而摟腰搭背,牽牽小手,摸摸小臉,盡力表現得像長輩或兄長的寵溺。   周徹很享受這種相處過程,玩得起勁,有時都會忘了這只是個小遊戲,差點以為自己真的投入真心了。   起初江樂夏當然不習慣,不過又無法拒絕他強勢的溫柔,也不討厭,只會忍不住臉紅心跳,羞怯失措。   於是他們越來越靠近彼此,一點一滴的親暱,一點一滴的曖昧。   陳祕書她們發覺總經理對江樂夏的態度異於他人,過於溫柔親密,以往她們對周徹的私事均不予置評,然而這次他盯上的是個純真無知的孩子,就叫人有些看不過去了。   她們不敢也不能對江樂夏直言,說周徹是個愛玩弄別人感情的王八蛋,只得私下委婉的暗示提醒:「小樂,你最好不要和總經理太靠近。」   她們只能喚他「小樂」,「樂樂」是周徹專屬,有次林祕書喊他樂樂,便被某人不寒而慄的目光凍結了一遍又一遍。   「我知道。」神情掩不住有些蔫。   江樂夏誤以為她們說的,是不要企圖靠近周徹而獲得什麼利益,就像其他想巴結周徹的人一樣,或者因為和總經理友好,便自以為了不起的恃寵而驕了。   明知如此,周徹對他的好依然能叫人怦然心動,不由自己。   直到一日早上,開完例行會議後,許東儀怒氣沖沖跑到總經理室來,將一封人事調動命令書用力拍在周徹的辦公桌上,怒聲質問:「周徹,你是什麼意思?」   「上面寫的意思,當然,如果你選擇不去,我也不會勉強你。」周徹漠然回道。「接受人事調動或遞上辭呈,你可以任選一項。」   「想分手就說一聲,不要用這麼卑鄙的手段,我早就恨不得一腳踢開你了!」許東儀怒不可遏的破口大罵。「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看上外面那個小孩了對不對?」   「不關你的事。」   「玩弄一般人就算了,連有殘疾的小孩都不放過,周徹,你到底還是不是人?你總有一天會下地獄!」   周徹未發怒,挑了挑眉,嘴角揚起一抹嘲弄的冷笑。這是第幾個叫他下地獄的人,他都快數不清了。   或許對他而言,地獄是最適合他待的地方,他很樂意到那裡與惡魔為伍,反正他本身差不多就是個惡魔了。   儘管辦公室厚重的金屬門隔音很好,但激烈的爭吵聲仍能隱約傳出,陳祕書等人面面相覷,心照不宣。   江樂夏專心整理手上的文件,沒聽見那些因他而起的爭吵聲,渾然不覺地置身事外,不曉得他正是他們的爭端。   「喂,要不要提醒小樂一下?」陳祕書她們圍在一起小聲低語。   「提醒什麼?」   「就他和總經理……」   「少管閒事,老闆的事他會自己處理,外人不要多嘴。」王特助淡淡警告。   她們同情地瞄了瞄江樂夏,無能為力的回到各自座位上,心道,可憐的孩子,都快被大野狼吃掉了,還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總經理辦公室的門猛地「碰!」一聲大力彈開,許東儀衝出辦公室,經過江樂夏的桌邊時突然停住,表情忿恨的衝他大喊:「告訴你,他對你只是一時新鮮,你最好把持住不要讓他得逞,否則你就完了!」   不曉得發生何事的江樂夏反應不過來,以他溫和寧靜的個性,不會理直氣壯的反駁或爭吵,無辜的怔怔覷著他,一頭霧水。   周徹面色冷峻的跟在他身後,沉聲警告道:「許經理,如果你還想領周氏的薪水,管好自己的嘴。」   「周徹,你一定會得到報應!」許東儀恨之入骨的咒罵,再指向江樂夏:「還有你,叫江樂夏是吧?被周徹看上,你這輩子是快樂不起來了,他會毀了你!」惡毒咀咒完,怒氣沖天的甩頭離開。   遭受池魚之殃,江樂夏的表情困惑,藏不住一絲鬱悶及委屈,沒事被人這樣指著鼻子大聲斥罵,無論是誰都不會開心。   「樂樂,不要聽他胡說八道。」周徹走過來說。   江樂夏點了點頭,許東儀的話卻已使他的心思浮動不定,迷惑而惶然,他隱約查覺周徹對自己確實好得不太平常,二人無親無故的,卻為何對他這麼好?   陡不期然,憶起之前周徹和許東儀在辦公室亂搞的事,難道周徹還怕他會把這件事說出去嗎?   「小腦袋想什麼呢?」周徹揉揉他的頭髮。   「總經理,我……」欲言又止。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請你放心!   「不許胡思亂想,聽到沒?」周徹軟聲命令道,有些懊惱許東儀殺出來壞他好事,卻又覺得添點曲折更有意思。   耐心誘哄小貓也是一種樂趣,不是嗎?      ●   自從許東儀跑到辦公室大鬧後,江樂夏不由自主的心神不寧,不覺又對周徹開始感到畏怯,防備疏離,蜷縮著茫無頭緒。   周徹見此情形並不著急,一如往常態度自然的對他好,中午一塊用餐,只要有空便親自開車接送他上下課,帶他去吃宵夜,只差沒直接帶上床而已。   他新購置的一套房子就快裝修完成了,那是間雅致漂亮的高級公寓,他想,江樂夏會喜歡的,雖然不是很大,但若當做豢養一隻貓的籠子應已相當足夠。   他相信,這世上沒什麼是不能用錢與物質誘惑到的,特別是人,他派人調查過,江家的經濟環境並不寬裕,小鎮洗衣店的收入勉強可糊口而已,因此江樂夏才需要半工半讀,自給自足。   他會提出優渥誘人的條件,讓江樂夏心甘情願走進他打造的金色籠子中,就算小孩不願意,抓也要硬抓進去。   總而言之,他是要定江樂夏了!   不久,江樂夏一個月的試用剩三天就期滿了,這日中午吃完午餐後,周徹直接帶他一同外出。   周徹帶他來到一處號稱「名人巷」的高級社區中,將車停入一棟仿歐式公寓建築裡的地下停車場。   「到了,下車吧。」   江樂夏縱然不清楚為何帶他來這裡,依舊乖乖的聽話下車,跟著他乘電梯至十樓,進入一間二室二廳溫馨雅緻的房子。   與其說這一個月是江樂夏的工作試用期,不如說是周徹用一個月的時間,進行藏嬌金屋的購置與裝修,順便玩玩若有似無的曖昧純情遊戲,大魚大肉吃多了,偶爾來點清粥小菜的感覺實在很不錯,果真教人神清氣爽。   現在,小孩子的純情扮家家玩夠了,該正式進入激情的成人遊戲了。   周徹帶他參觀了屋子一圈,問道:「覺得這間房子怎麼樣?」   「很漂亮。」   「你喜歡嗎?」   「喜歡。」江樂夏老實回答,這是他見過最漂亮的屋子,精緻得好像樣品屋,空氣中還聞得到新裝潢的味道。   「那就送給你。」   江樂夏頓了頓,以為又聽錯了,偏頭調整了下助聽器。   周徹微笑,總覺得這個小貓撓耳朵似的動作可愛得不得了。   湊近他的右耳邊,緩慢清晰的重複一次:「這間房子送給你,好嗎?」   江樂夏吃驚的轉頭望向他,不了解他的意思。   「只要你乖乖答應我一件事,這間房子就是你的了。」周徹進一步道。   江樂夏無法理解的看他,他當然明白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何況是贈送高級公寓,這間房子的地段和裝修總價值少說也要上千萬,無功不受碌,周徹不管對他再怎麼好,也不可能白白送房子給他。   「只要你做我的情人,我就將這間房子送你,如何?」誘惑的語氣,握住小手,舉到唇邊親吻一下。   江樂夏聞言愕然,下意識不安的想抽回手。「我是男的。」   「我當然知道你的性別。」周徹緊握住他的手,不讓他抽回去。   江樂夏突然想到,周徹也喜歡男人,不然就不會和許東儀做那種事了,這個認知令他心慌意亂起來。   「總經理,我不是……同性戀。」嚅囁說謊,事實上他可能就是個男同志,可他不想坦白承認。   「我也不是。」是男女通吃的雙性戀。   「……我不想。」他還是希望當個默默的暗戀者就好,不想成為真正的情人。   江樂夏想,周徹是因為喜歡他,才想要他當他的情人嗎?直覺告訴他,周徹其實並不真的喜歡他,對他好不過像是在玩一種遊戲,「情人」二字不過順口說著好聽罷了。   一段時間相處下來,他隱約察覺到周徹黑暗的一面,其實他懂許東儀那天對他說的話,只是不想去深思細究,他只是聽力有障礙,而不是智力有問題。   他情願閉上眼睛,拿掉助聽器,不看不聽什麼都不曉得,自欺欺人地維持光明無瑕的完美假象。   如今周徹卻想親手撕下這層假像,曝露出江樂夏不想看見的真面目,強迫他面對溫柔背後的醜陋真相。   周徹握住他的手的力道收緊,淡道:「我只是告訴你這件事,不是讓你選擇。」   「放開我!」江樂夏慌張想抽回手,卻一直掙不開。   「我直說好了,我要包養你。」   包養?!   江樂夏慢慢睜大眼睛,一時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脫口喊道:「我不要!」   「先別急著拒絕,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周徹忽強行抱住他,對他的右耳說,然後再對他的左耳低語:「無論你的答案是什麼,你都是我的。」   江樂夏登時整個人僵在周徹懷裡,他不喜歡這個不顧慮他的感受的強勢擁抱,這樣的周徹與先前和藹可親的模樣截然不同,危險的陌生,令他感到迷惑和畏懼。   「我送你回去。」周徹放開他,倒沒猴急的現在就霸王硬上弓。   其實,他有好幾次險些按捺不住,很想乾脆直接將人撲倒吃乾抹淨,可硬生生忍下了,不希望嚇跑膽小的小貓。   不過一個月的期限已到,他想吃紅燒肉了,迫不及待想將小貓煎煮炒炸,燉熬成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餚。   與江樂夏玩曖昧遊戲,最終目的不就是要拖上床幹了他嗎?   周徹並不真正想與江樂夏談情說愛什麼的,遑論付出一點點真情,他只想追求充滿新鮮感的性刺激,滿足扭曲的破壞慾。   將天真純潔的小貓訓練成發情的性感野貓,讓他只要一見到他,便會主動張開大腿,極其淫蕩的求他幹他。周徹猜想,馴服教導的過程會擁有許多挑戰樂趣,而結果將是無與倫比的甜美。   當然,他會好好寵愛這隻新的小寵物,在他還沒膩味之前。   「你好好的想一想,除了送你那間房子之外,其他部份我也不會虧待你的。」周徹送江樂夏到租屋處樓下時再道,企圖以利誘之。「除了公司領的那份薪水,我還會每個月給你一份更豐厚的零用錢,你想要什麼我都會買給你,如果你想出國玩,我也會帶你出去。」   江樂夏低垂著頭,緊抿唇不說話,倔強的表情,這是周徹第一次看見他固執的樣子,連抗拒都是安靜的。   上回周徹叫他好好的想一想,是給他新工作,可事實卻是誘他入甕的陷阱;而這次,則是要給他新的地位與身份──   被包養的情人。   難道這就周徹對他那麼好的原因?江樂夏再次對周徹感到失望,並深受打擊,原來那些溫柔可親的舉動皆懷有不純粹的意圖,目的是為了想將他當成女人或寵物似的,金屋藏嬌起來?   無論他再如何安靜馴良,仍然還是個男人,擁有男人的基本自尊,周徹的提議無疑狠狠侮辱了他的自尊心,視他為柔弱可欺、或者可以為了錢而拋棄尊嚴的人。   或許,他確實是柔弱可欺的社會弱勢者,沒有完整健康的身體,沒有強大的家庭背景,但他絕不會拋棄尊嚴!   「我不……」   「乖,三天後再給我答案。」周徹打斷他的話。   江樂夏又抿了抿唇,說:「我要下車。」   周徹勾起他的臉,親吻了下他的唇,才放他下車,目光炙熱而深沉地望著仍顯過於纖細的背影進入老舊公寓中。   狩獵即將結束。   再三天,就能把獵物拖回精心佈置的巢穴,好好的盡情享用一番了。   江樂夏回到狹小的租屋處,迷茫看著貼在牆上的相片剪報,相片中的周氏總經理意氣風發,風采迷人,與剛剛那個說要包養他的幾乎不是同一個人。   怎麼會這樣?周徹竟然對自己懷抱那種心思,他當然明白「包養」兩字是什麼意思,絕不會是單純的養他而已,更包括不平等的關係與肉體付出……   如果周徹在一般正常的情況下引誘他、向他求歡,他想,或許他會禁不住誘惑地付出自己,無怨無悔,即使不會成為他的戀人。   然而包養?   不,他不要這樣……不應該變成這樣……   江樂夏內心感到很難受,他不會答應周徹成為他的包養情人,但從此之後,他該怎麼辦才好呢?哎,也許應該另外找份新工作了,或重新回到清潔公司打工,希望吳大哥還願意雇用他。   想想,能與崇拜仰慕的人親近相處一個月,其間美好的點點滴滴已足夠他回憶半輩子,就這樣了吧!   不要再深入彼此的生活,不想再認識周徹更多其他的面目,將這個本該完美的男人凝結在最完美的表象上,那麼往後還是能繼續崇拜他、仰慕他。   伸手將牆上的相片小心撕下,收入蒐集剪報的活頁資料夾中,輕輕閤上,再放進紙箱蓋起來。   他不需要漂亮的房子和豐厚的物質,也不需要與那個男人擁有親密關係,他只要默默地悄悄地,收藏這份卑微的幸福,就夠了……    -------------- 敬請多多指教與抓蟲,感謝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