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白劍妖。暗香冷艷
關於部落格
※最新資訊請至FB或噗浪觀看※
FB:facebook.com/cocoi0122
噗浪:plurk.com/cocoi0122
  • 40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夢生花/06

6/九頭鳥
 
  我們放輕腳步退出藏屍閣,如同走出已睡著的孩子的房間。
 
  三人互看一眼,心裡也說不出是什麼滋味,最初的驚恐厭惡彷彿跟著小粽子的沉睡而慢慢消褪了,原來不是所有的粽子都像生化危機中見人就咬的喪屍,或許也會有親切友善的粽子界和平愛好者。

  胖子訕訕然的說道:「說不定,外頭那些鄉民只是把咱們當成解放軍,熱情迎接咱們的到來。」

  我心說最好是啦!

  悶油瓶也說:「它們很脆弱,身體很容易破壞。」

  他的話則讓我更無言了。

  悶油瓶默默的遞了塊布給我,讓我擦拭沾滿屍液的手。

  我不好意思拿,婉拒道:「不用了,沒關係。」

  他沒說什麼,直接抓起我的手替我擦拭,我怔了下,不敢掙脫他的手乖乖讓他擦,怕又惹他不高興,畢竟他也是好意。

  不過,可不可以不要用小雞內褲啊?我囧,雖然我知道它是洗乾淨的,但用悶油瓶穿過的內褲來擦我的手,感覺實在很奇怪,不知該講什麼,只好再道謝:「謝謝,回頭我買件新的賠給你。」

  「不用。」悶油瓶淡淡回道,擦得十分仔細,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細心擦拭,好似把我的手當成一件龍脊背了。

  以往他偶爾也會有比較親近的舉止,但相處起來都還挺自然的,並不特別覺得怎麼樣,可如今這樣的親近卻令我不甚自在,都怪死胖子愛亂說話,害我們之間彷彿多了層若有似無的曖昧。

  看著兩隻小雞在我手掌間磨來擦去,我別扭的想,回去還是買新的內褲給他好了,而且一定要買一般正常的男性純白內褲,雖然黑色可能更適合他,尤其配上他白皙的皮膚,應該會非常性感……靠,我發什麼神經呢我,幹嘛想像悶油瓶穿黑色緊身內褲的樣子啊!

  胖子在一旁笑說,這件小雞內褲可是限量紀念版,小哥可喜歡了,都捨不得丟。

  對於胖子的惡趣味我毫不意外,可是悶油瓶怎麼也給他帶壞了,幸好胖子沒教他吃喝嫖賭,否則我一定跟胖子沒完。

  悶油瓶把我的手擦乾淨後,收起小雞內褲,難道他真的很喜歡這件?那我是不是該去大賣場多掏幾件……娘的,我為什麼要一直為兩隻小雞糾結呢?我再囧。

  為了掩飾我的尷尬,轉變話頭問胖子:「你要淘的貨是什麼東西,說個樣子讓我們聽聽,我們也好替你找。」

  胖子道:「我自個兒找便成,你和小哥四處去逛逛,看到喜歡的隨意拿,千萬別客氣呀。」

  嗟,真當這兒是他家,還怕我們跟他搶貨不成?不過既然他都直接講白要自己找,我也不好硬要湊他一腳,聳了聳肩道:「隨你。」

  胖子揮揮手道:「去吧去吧,我就不當電燈泡打擾你倆獨處了,我說小哥,天真的腦子還很天真,你可得再加把勁兒,讓他不要再那麼天真啦。」

  「耍什麼順口溜,滾你的吧!」我踢他的屁股一腳。

  胖子屁顛屁顛地獨自去翻他要的貨,留下我和悶油瓶在原地,我看看悶油瓶,用眼神詢問他接下來要如何?

  「我跟著你走。」悶油瓶說。

  「嗯。」這樣也好,在這種陰森森的地方有人結伴同行,至少不會太惶惶不安,看什麼都杯弓蛇影,如果是他就更有安全感,基本上是有恃無恐了,誰曉得等一下會不會又跑出啥鬼鬼怪怪的東西。

  寺廟的東西自然和墓葬不同,斗裡多是絲綢玉器、古籍書畫等等墓主生前愛用的物品,也會有陶俑雕像之類的,而廟裡常是法器與貢品,神座前的貢品桌上大多是乾癟的果物與枯萎的花,還有些寫著生辰八字的大福娃娃,應是善男信女用來替孩子祈福。

  看來殷娘娘廟最值錢的東西,應是天穹寶蓋上的那顆寶珠,以及她本身,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神像,在宗教、歷史及藝術上的價值,皆可謂無價之寶。

  當然,我不會企圖綁架殷娘娘,所謂無價之寶,便是賣不出去的意思,拿了也是白拿,更不想請她老人家在店裡當壓堂,我做古玩買賣向來不吃神佛一類的雕像。

  其實嚴格說來,這廟裡極具價值的古物珍品不少,光前廊那塊漢白玉盤雕推估能值上千萬,放在一般博物館也有當鎮館之寶的資格,可惜搬不出去,只能等日後被正規考古隊發掘了。

  我和悶油瓶先在大殿中隨意逛逛,雖看到一些俏貨,但多是大件的古瓷、禮器和法具,不好拿。

  土夫子大多只拿能放在身上帶著走的小物件,不止因為大東西搬運不便,主要是搬運之間不免磕磕碰碰,若不慎磕壞一角角破了品相,價值當場削減一半甚至更多,划不來,而小東西眼力就要毒,才能揀到以一抵十的上等貨。

  說實在話,我沒想在這兒撈到什麼龍脊背,就當是來開開眼,長長見識,畢竟偷神的東西和偷死人的東西感覺不同,雖然做這行當要不懼鬼神(怕就不幹這行了),可總覺得有違職業道德。

  悶油瓶從哪吒胸前摘下一條鎖片銀鍊子遞給我,鎖片雕鑄成麒麟送子的樣式,正是神座之後那片青銅牆上的麒麟送子圖,他挑貨的眼光很毒,能給他看上眼的必定值錢。

  我心想他都敢直接從神身上搶東西了,我當然也敢收了,說道:「回去我就替你找買主。」

  「別賣,你留著。」他說。

  意思是這是要送給我的?

  「哦,好。」我答應,拿在手中端詳,老銀觸感溫潤如絲綢,按理說純銀飾品若長時間未保養擦拭,通常會氧化發黑包上一層鏽漿,可是這鎖片卻白亮乾淨,毫無鏽色,跟新作一樣,如果它不是悶油瓶從哪吒身上拿下的,我可能會誤認為舊仿的新家生,是件埋地雷的妖瞎貨。(※)

  山海經記載了一種叫「鹿蜀」的獸,形狀如馬,白色腦袋,身上斑紋像老虎,長著紅色尾巴,鳴叫宛如人的歌聲,把牠佩帶在身上可利於子孫繁衍,我猜,牠或許是麒麟送子的原形與由來。(※)

  我收好鎖片,繼續這邊摸摸、那邊看看,主殿和左右偏殿大致逛完一圈,我們從迴廊走向殿後,殿後是一座典型的中國山水庭園,可嘆的是山水已竭,花草凋枯,觸目只剩淒清寂涼的荒蕪。

  庭園後方是一片天然石壁,此外再無其他建物,殷娘娘廟應是傍山鑿壁而建,一半建物嵌在山體內,這種建築形式的寺廟在中國並不少見,許多名山都能看到。

  庭園中有一條白色石頭砌的小徑,小徑盡頭是一個不知通向何處的通道入口,入口上方雕刻一副鳳凰呈祥的橫式扁圖,通道寬近一米,高約三米,可容一人通行。

  以我的個性,我當然會對這個通道產生好奇,人嘛,就是如此,明知可能有未知的危險,仍然抵擋不住能殺死貓的好奇心,特別是咱們這種半遊走在刀口邊緣的行業,愈危險的愈吸引人,也算是一種天生犯賤吧。

  正猶豫是否要進入,悶油瓶就開口問了:「你要進去嗎?」

  我反問他:「你想進去嗎?」其實,我只是狡猾的把決定權丟給悶油瓶,他怎麼可能看不出我的好奇心。

  他點點頭,成全了我的好奇心。很久以後想起這事時,才明白與其說成全,不如說是縱容吧,然而這已是後話,不需提及。

  於是乎,悶油瓶在前我隨後,還是進入了黑漆漆的通道,這條通道的歷史應該比殷娘娘廟古老許多,每走幾步即可看到山壁上的古老石畫,筆畫簡略,色塊斑駁,多是遠古人民的祭祀場景。

  通道並不長,行走大約五分鐘即走到盡頭,雖已見識過不少古墓天宮的大場面,可通道後出現的景像仍讓我吃了一驚。

  那是一個寬闊到異常的山洞,約莫有北京鳥巢體育館大,簡直像山體內部都被挖空了,山洞中矗立了一座異常龐大的九頭鳥青銅鑄像。

  它比門口罰站的李天王大上好幾倍,乍見只能看到它一部卡車大小的鳥爪,往上望才能勉強看見它的身體和長著人臉的九個頭,每個頭各有一條脖子連接身體,它並未展翅,收著翅膀靜靜佇立在陰暗的空間中,我不禁震懾於它的氣勢,一看馬上想到是神話傳說中的「九鳳」。

  山海經對九鳳也有記載,牠住在一座叫北極天櫃的山中,是戰國時期楚國先祖所崇拜的神鳥,後來在長久歷史的演化下,被後世人們想像衍生出許多類似妖鳥,如鬼車、九頭鳥、姑獲鳥等,然而後三者皆為不祥妖鳥,與最原始的吉祥鳳凰已差異甚遠。

  關於九鳳或九頭鳥的傳說很多,不一一贅述,另外我還能聯想到的,就是道教神仙之一的九天玄女,西王母座下人頭鳥身的仙女,很顯然的,九天類同九首,她可能亦是九鳳的宗教歷史衍生物。

  《山海經.西山經》對西王母的記載為:「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而善嘯,蓬髮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說句大不敬的話,長這詭異模樣而且主管災疫和刑罰,她底下的仙女大概也不會長得多美麗。

  提及西王母,不得不想起塔木陀,那個在大隕石孔洞裡「疑似」西王母的女人,讓我從塔木陀出來後一個月仍無法恢復平靜,有時半夜還會做惡夢驚醒,以為自己仍迷失在那片沼澤魔域中走不出去,更何況,悶油瓶的記憶在那地方重新格盤了一次,光想心裡便覺得難受,總之充滿非常多惡劣的回憶。

  是說,在中國的民間信仰中,西王母也管了婚姻和生兒育女之事,所以殷娘娘是不是也與西王母有關聯,難道她也雞婆的派遣九天玄女來教授殷娘娘如何生養小孩?而九鳳恰好也具有子孫繁盛、生生不息的象徵。

  假使真是如此,那這兒除了殤兒罐之外,不會也有養蟞王的西王母罐,或竄出一隻比酷斯拉更牛逼的超級巨蛇吧?這麼想著,我突然很想學火箭隊大叫──好討厭的感覺啊!(我偶爾也會看看電視卡通。)

  「是朱雀。」悶油瓶說。

  「我以為是九鳳。」

  「朱雀和九鳳可能是同一種東西,九鳳有九首,朱雀有九尾,其實那只是某種形象的象徵。」

  他這麼說也有道理,人們總是把象徵給狹隘的具體化,中國道家的陰陽觀將天地定為六陰九陽,而「九」通常不是指九個什麼,而是一種代表至高、至多、甚而終極的陽極之數。

  「你看,這隻鳥是漢唐或春秋戰國時期鑄造的?」我再問,這回不像在秦嶺只有個一問三不知(或不說)的老癢,悶油瓶在這方面的見識絕對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是,應該是更古老的年代,商周甚至更早。」

  「這麼說來,這座廟的最初建造者,可能是因為發現這座青銅雕,所以在外面蓋了一座廟。」

  「可能。」

  「供奉崇拜或另有目的?」

  「不知道。」

  我腦子一轉,霍然想到此處的地理環境,向他提道:「我想起來了,這裡的風水有青龍白虎和玄武,現在加上這隻人造朱雀,四方神獸全湊齊了。」

  悶油瓶思考半晌,說:「這個崑崙胎可能是人養的。」

  人養的崑崙胎,這倒真是前所未聞,根據剛才我們討論的結果,刻意養這崑崙胎的人可能是遠古不明年代的先民,至於原因與目的是什麼,如同秦嶺的青銅樹一樣,後人早已無法追尋探究。

  從九鳳一路聯想到西王母,到最後的人養崑崙胎,不論這些之間有何狗屁關係,我皺起眉頭,心想還是趕快離開,免得又發生莫名其妙的災難,例如突然飛出像雲頂天宮那種肚子住了沒皮猴子的人面怪鳥……

  媽的吳邪腦子不許再胡思亂想!我心裡罵自己一聲,一路過來,我隱約發覺這裡是個容易「心想事成」的鬼地方,非常邪門。

  「我看這裡除了這隻九頭鳥,沒有其他東西了,走吧。」我說,忽又湧上一股不祥預感,立馬決定放棄繼續探險。

  「等等。」悶油瓶的注意力好像被什麼東西吸引,繞到雕像後方。

  跟隨他走已成為我的自然條件反射,我想也沒想的跟上去,發現雕像後方的地上有一個四方形石洞,一條階梯沿洞口向下延伸。

  這又是連接到哪裡的通道?
 
 
※古玩行話──
 壓堂:指店裡最好的鎮店之寶。
 舊仿:明清時期的仿古贋品稱「舊仿」,現代則稱「新仿」。
 新家生:指一切的仿冒贋品。
 埋地雷:將假貨埋入地下或放進古墓中,用以迷惑欺騙他人為真品。
 妖:具有迷惑鑑賞者難以分辨真偽的贋品,又稱「妖怪」,其仿舊色澤稱「妖氣」。
 瞎貨:假貨。
※《山海經.大荒北經》: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極天櫃,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鳥身,名曰九鳳。
※《山海經.南山經》:其狀如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謠,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