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相信,王道始終來自於沒人性。

關於部落格
※請勿張貼色情連結及未經許可廣告※
  • 4057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與畜/3

3   十九年前,解連環第一次以吳三省的身份出現在吳二白面前,是個預料之外的意外,他從來不想再遇到吳二白,能躲則躲,最好有生之年都不要撞面。   然而世界再大,總有狹路相逢的一天,更何況二人的行動範圍和地域多有重疊。   吳二白的精明如鬼如神,眼力極毒,很快查覺眼前這個弟弟不是弟弟,毋需多餘的試探猜測,立刻斷定──   這人,是解連環。   老二……   想清楚,再叫一次。   二……白哥……   解連環第一個決絕的謊言,是將自己的存在從這個世界上抹殺掉。   而他撒的第二個彌天大謊,則是吳三省的死亡。   為了父親的計畫,為了實現最終的目的,他和吳三省,只能有一個人站立於世人面前。   所以──   你偷了他的氧氣瓶,把他單獨留在海底自生自滅,最後他溺死在珊瑚礁中,於是你冒充他,頂替他的身份。吳二白對他坦承的謊言,做下簡潔的結論。   是。   吳二白猛地掐住他的脖子,沉聲怒吼,殺人兇手!   你要殺了我,為你弟弟報仇嗎?   就這麼簡單的殺了你,未免太便宜你。   那麼,你想如何?   我會好好的想一想,我想如何?   吳二白這一想,想了很久,想了十幾近二十年,依舊沒有確切的答案。想想,也許把解連環綁起來折騰來折騰去的,便是他想的如何吧──   以肉還債,以身償命。 -   解連環回憶起十九年前的事,在珊瑚礁發現疑似「解連環」的屍體後,眾人間因為夥伴的死亡而氣氛低迷,他即使表情凝重不多話,別人也不會感到有何不對之處,無心懷疑他不是吳三省。   他看見文錦壓抑著傷痛,冷靜地用無線電連繫海岸的後勤人員,叫人過來運載屍體,當時她忙於投入工作與安撫大家的情緒,接著又遇到風暴,決定暫時避入海底墓,兩人沒有太多接觸交談,否則她應該能識破,畢竟她和吳三省是戀人,關係親密,不可能認不出真假。   說不定,她早就查覺他是冒牌貨,只是沒當場拆穿罷了。   後來,運送屍體的船在海上「失蹤」了,屍體並未送到解家,「解連環」死亡的消息是由考古隊的後勤人員傳達給解家。   那時的解家正陷入分崩離析的混亂,爭權奪利不可開交,當家的父親已去世,誰都不會真心關注一個長年不在家族中活動的孩子,因此對於他的死亡,解家人只是敷衍了事,甚至慶幸少了個障礙。   海事管理局打撈幾天後一無所獲,以風暴遇難結案,考古隊的十個人人間蒸發,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而他,表面上身為唯一的倖存者,因為「吳三省」是編制外的臨時人員,未正式列入名單,因此避過相關單位的調查。   不過,他卻必須逃避「它」的追緝,躲躲藏藏亡命天涯,那是段朝不保夕的日子,鎮日活在被獵殺的恐懼中。   他不怕死,只是不能就那麼死了,父親交託的遺命必要延續下去,這就是他的命運,他義無反顧扛了下來,不怨不悔。   最後他被逼得走投無路,迫不得已逃到杭州尋求庇護,像隻老鼠棲身不見天日的地面之下,休生養息,苟且偷生。   長年以來,他感謝全力庇護著他的羽翼,同時也利用他們的資源,暗中籌謀進行他的計畫,當那雙羽翼離開人世後,他只剩下自己能依靠。   他的計畫之中,並不包括吳家二爺。   說穿了,吳二白是被他摒除於他的人生之外的,頂多只是早年的一份美好回憶,而這份回憶,已遙遠得比夢還要遠。   至於他倆見不得人的那點破事兒,更是完全始料未及,意外中的意外。   大概,吳二白不甘心自己是局外人,更無法忍受在解連環的人生中,他只能扮演可有可無的龍套小配角吧。 -   解連環不期然又想起一些小時候的事,那些宛如鏡花水月的童年之夢。   記憶中的某年春節,父親帶他到長沙老吳家拜訪,當時吳二白和吳三省恰好也都回鄉過節,吳二白十六歲,吳三省十二歲,而他才九歲。   「二白哥,三省哥。」   「好久不見,咱們的解家小少爺長大了。」吳二白微笑揉了揉他的頭髮。「聽說前陣子你獨自解開九連環,所以你爹替你改名叫連環,真聰明。」   解連環靦腆笑了笑,心裡對吳二白的稱讚十分高興,在九歲的他的眼中,吳二白是高大的、威嚴的、睿智的、令人敬佩的哥哥,連桀驁不馴的吳三省都只服他二哥。   「那我以後改叫你小環好了。」一邊的吳三省接話。「小環,走,哥帶你玩兒去。」   當年,吳二白已像個大人般的老成模樣,自然留下來和大人們一起,吳三省則領一眾小屁孩,包括他,在村子裡東奔西竄打狗弄雞的撒野,活像一群無法無天的小土匪。   他其實挺喜歡吳三省,這個人打小一身霸氣,頭上頂個空的桃子罐頭,便如同戴著光芒萬丈的王冠,散發出與生俱來的領袖魅力,小孩子們都愛跟在他屁股後頭跑,和他一塊兒,好像能征服全世界似的。   長沙是中國盜墓賊的大本營之一,自然擁有許多古墓的鄉野傳說,這裡的孩子哪個沒聽過一二,天生對倒斗充滿熱血的吳三省聽的尤其多。   你說一個我說一個,愈說愈興高采烈,大夥兒竟起鬨說要去古墓探險,學大人倒斗,他們之中有姓吳的、姓解的、姓李的、姓齊的……大多是長沙盜墓世家的小犢子,個個膽大包天,不知天高地厚。   解連環年紀小小,卻已具備了深思熟慮的基本人格,提出反對意見,認為未經大人同意擅自進山,而且是去做古墓探險,假使發生意外,遇到了危險該怎麼辦?   長沙邊上的古墓十有九九均是已被趟過好幾次雷的廢坑,有機關的全拆光機關了,可對一般人仍充滿危險性,更何況是骨頭都還沒長好的毛孩子。   吳三省拉著他的手,信誓旦旦道:「你別怕,要有事我會保護你,如果看到金刀刀,給你第一個摸。」   解連環抬頭望著吳三省,被他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吸引,不覺「嗯!」了一聲,剎那間滿懷莫名的信任。   「吳三哥偏心!」   「對啊對啊,我也要摸金刀刀!」   「少屁話,小環還小,你們幾個都要好好看著他啊,別讓他傷哪兒啦!」   吳三省大手拉著解連環的小手,明擺著就偏心,才不管別人嚕嗦什麼。   說好了,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野小子宛如打了雞血般興奮,各自去拿手電筒繩子鏟子什麼的,然後再度集結朝山上跑。   鄉下小土溜子都是放野了滿山猴竄,有些大人看到了,並不覺得有何不妥,以為他們像往常一樣在近邊玩耍,不敢往深山去。   他們呼啦啦跑進山裡,由一個最熟悉當地地形的小孩帶頭,吳三省領隊,同他一樣十二歲的李家孩子墊後壓隊。   解連環記得,這支史上最幼稚的古墓探險隊中,他的年齡最小,吳三省特別把他放在身邊,讓他緊緊跟隨,處處護著他,有些難行的山林小路,吳三省甚至乾脆背著他走。此時想起來,不由得微微一笑,心頭似乎有些暖暖的。   或許,他在那個時候就開始對吳三省……無法抗拒了吧。   那種感情與感覺,和對吳二白的敬佩與敬畏不一樣。   吳二白之於他,隔著遙遠生疏的距離,而吳三省就在他身邊,一直都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牽著他的手。   長大後,他們甚至連樣子都極為相像,雖然性格迥異,可如果穿上同件衣物,梳理同樣髮型,連熟人乍見了,也可能一下子分不出誰是誰,彷彿一對雙生子似的。   解九爺曾對吳老狗開玩笑說,到底三省是吳家從解家抱走的,或者連環是解家從吳家偷去的?   解連環偶爾會想,他們二人的形容相貌如此相仿,是不是老天爺故意安排,冥冥中自有注定?   當然了,九歲的解連環和十二歲的吳三省即使已有幾分相似,但差別仍是大的,至少在體形上差很多。   同齡孩子中吳三省算身強體壯的,解連環則身體不大好,顯得有些瘦弱,吳三省背著他走路並不會太吃力。   解連環卻感到很不好意思,所以能自己走的路盡量自己走,不想太依賴吳三省。   大約走了近二個小時,這群小子身上多少都遺傳了盜墓賊基因,竟沒人失去耐心喊退堂鼓,直到找到一個大樹下的盜洞,個個更是摩拳擦掌,勇往直前。   這次換吳三省走在最前頭,自願擔任趟雷先鋒,在一群小毛頭的崇拜目光下一馬當先。   盜洞不大,但骨骼尚未發育完全的孩子體形小,加上個個身手都靈活得跟猴子似的,爬進去後,貓下腰即能輕鬆行走於其中。   他們帶的手電筒都是一般照明用,亮度不大,光束不集中,不知通向何處的盜洞黑暗幽深,鬼影幢幢,不禁令他們膽戰心驚起來,大家很有默契的安靜了下來,不再喧嘩吵鬧,戰戰兢兢往深不見底的前方慢慢走。   走了半刻,吳三省終於停下來,前方隱約可看到封墓石門,眾人立馬提高警覺,全屏氣凝神的等待他指示。   「你們留在這裡,我先過去看看。」吳三省說。   「我跟你一起。」解連環揪住他的衣角。   「不行,你留著。」   「我會解九連環。」   「那又怎樣?」   「我可能會開墓門。」   「就算會開也不行。」   「行。」   「哎,你這小娃兒真固執,我說不行就不行。」吳三省依舊不同意。   解連環眼神堅定的注視著他,死抓他的衣角不放。   「不然,咱全一塊兒去唄。」姓齊的孩子提議。「看樣子是倒過的廢坑,而且還不只倒了一次,應該沒啥的。」   大家一致看向吳三省,由他來決定。   吳三省看看前方不遠處的墓門,再看看解連環和其他孩子,考慮了半晌,點頭,吩咐道:「都跟在我後頭,如果我說退,你們就全往後跑不要回頭,知道嗎?」   「知道!」小子們眾口同聲。   吳三省領著群毛孩子小心翼翼靠近墓門,看見墓門邊有個炸洞,手電筒往洞裡照去,隱約看到磚砌牆面,應該是條墓道。   吳三省向他們打了個手勢,率先鑽進去,解連環緊跟其後,炸洞後果不期然是條墓道,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凝滯的空氣瀰漫怪異的潮溼黴味。   所有的人全進入後,姓李的孩子小聲問:「你們有沒有帶蠟燭?我爺爺說,進墓室前要先點一根蠟燭,看看有沒有鬼吹燈。」   「那是迷信,毛主席不是叫我們要打倒牛鬼蛇神嗎?而且這個墓都被倒過了,要有鬼早打跑了。」另一個孩子壯著膽子應道,也是個姓吳的,和吳三省是冒沙井的同宗遠親,吳家不愧祖祖輩輩都是挖土疙瘩的,連後代子孫的賊膽都忒大。   才說完,後方盜洞驀然拂來一陣不明涼風,呼地一聲吹進炸洞裡,冷颼颼陰森森,登時嚇白了這群野小子的臉色,全身寒毛倒豎,驚怕的面面相覷。   「怎麼會有風?」其中一個孩子聲音顫抖道。「是、是不是大人說的鬼喘氣啊?」   「應該是盜洞外面的空氣流進來,壓縮後形成的風,是一種自然現象。」解連環冷靜回道。「我在書上有看過。」   「怕的人先出去在外面等,想繼續的人小心跟著我走。」吳三省說完,望向解連環。   解連環無畏的點點頭,表示要跟著他。   都走到這兒了,一行七個孩子沒有人說要先出去,吳三省點了其中臉色看起來比較膽怯的兩個,要他們在盜洞外把風,並囑咐如果太陽下山了,他們卻還沒出來,就趕快下山去找大人求救。   吳三省縱然膽大妄為,可也是個膽大心細的,和被大人打得皮開肉綻比較起來,小命絕對更重要,何況有這麼多個人跟著他,他肯定得負責好他們的安危。   尤其是解連環,他看這聰明的秀氣娃兒特別順眼,特別喜歡,身為老么的他總想要有個弟弟,耍耍當兄長的威風,而在解連環面前,他便覺得自己是個哥。   吳三省帶領剩下的五人,走了一小段,赫然看見前方通道的牆上地上一片凌亂箭簇,是防範盜墓賊的古墓機關,初見世面的小孩子們眼睛都看直了,更興奮、更緊張了。   齊姓孩子首先道:「機關已經觸發過了,可是不知道有沒有觸發完全,會不會有還沒發射的箭。」   解連環觀察了一下,指向通道地面說:「這個機關應該是觸地式,人踩在上面改變石板的重量,箭就會發射。」   吳姓孩子說:「咱們用最快的速度衝過去,看是咱們快還是那些破箭快。」   李姓孩子說:「好啊,那你先衝,看你會不會變成一隻刺蝟。」   眾小子討論不休,猶豫不決。   吳三省再仔細觀察了半晌,決定道:「我們爬過去。」   「啊?爬過去?」   「對,爬過去,你們看插在牆上的箭,全都離地面一米以上,古墓機關大多是針對成年人設計,所以這種發射型的機關會做得比較高,迅速攻擊人體的致命部位。」   「吳三哥說的對。」齊姓孩子附和,解連環也點頭同意他的看法。   如此這般,一群小盜墓賊組成的小小探險隊,極其謹慎的一一爬過通道,初生之犢不畏虎,闖起古墓機關已煞有介事有模有樣了。   數支殘箭從他們上方飛過,幸好機關大多被破壞了,那些箭射出的力量大為減弱,未刺入牆面,零零落落掉下來,未能傷到他們,仍使他們緊張得流了一身熱汗。   驚險刺激地闖過了第一關,孩子們的勇氣和信心突然大增,認為接下來一定沒問題!   過了墓道,他們進入第一個墓室,除了牆邊一些不值錢的破東西,還真沒什麼有意思的玩意兒,除了一具倒在牆角的骷髏。   「這裡有死人吶!」先發現的李姓孩子驚叫一聲。   手電筒的光全聚集至那具骷髏上,仔細看,身上衣物破破爛爛,不知死多少年頭了。   「這、這……粽子?」齊姓孩子的聲音有點顫抖。   「不算,肉全爛光了,起不了屍。」吳三省說,再轉向解連環關心的問:「小環,你會不會怕?」   畢竟才九歲的孩子,說不害怕是騙人的,解連環誠實回答:「有一點。」   吳三省稍稍用力地握了握他的手,解連環回握他的手,忽然覺得不再那麼害怕了,這個人說會保護他,而他相信他。   說來,這幾個小毛頭膽子的確夠大的,一般孩子見到死人,哪個不嚇得屁滾尿流嚎爹哭娘,他們倒顯得鎮定太多了,不愧從小就被許多恐怖的盜墓故事嚇著長大,如今不過是親身的人生初體驗。   此處有死人,表示絕不安全,吳三省因此決定只在這個墓室繞繞,不再繼續冒險深入,揀個小東西做紀念後即原路返回,算算時間差不多該打道回府了,老頭吩咐他要帶解連環回去吃晚飯呢。   當他們要退出墓室時,解連環不知踏到什麼機關,陡地一腳踩空,整個人失重往下掉,不由驚慌大叫:「三省哥!」   「小環!」吳三省回身撲過去想抓住人,卻來不及了,心一急竟跟著跳下去,使勁一把抱住他。   其他三個孩子全嚇壞了,衝到突然出現的地洞前。「吳三哥!」   「你們快出去找人來救我們!」吳三省抬頭大聲喊道。   「吳三哥你們等著!我們馬上找人來救你們!」三個孩子飛奔而去。   吳三省抱著解連環直直往下滑落,頃刻感到身體摔落地面的撞擊,摔到了洞底,幸虧落下時他盡量用背部去磨擦洞壁,減緩了衝擊力,不至於當場摔死。   「三省哥!三省哥!你有沒有受傷?」解連環驚惶叫喊,急急從吳三省的懷中掙出來,他被吳三省緊緊護著,幾乎毫髮未傷。   「我沒事,小傷而已不要緊,小環你別怕,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了。」吳三省趕忙回應安撫他,聲音有一絲忍痛的壓抑。   「三省哥,對不起……」   「別,不是你的錯,而且你要有事,我出去絕對會被我家老頭打成殘廢。」   「我去找找看有沒有出路。」   「別別,這是個有陷阱的機關斗,到處亂走反而更危險。」   「那現在怎麼辦?」   「不怎麼辦,待在這兒等人來救。」   「嗯。」   地底冷,二個落難孩子沒辦法,只能抱一塊兒互相取暖,絮絮叨叨說些話來分散對恐懼與疼痛的注意力,說著說著,雖然很害怕,卻因為實在太累而不知不覺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解連環敏銳感覺自己的身體被翻動,忽地騰空而起,他剎那驚醒過來,下意識恐慌掙扎。   「小環別怕,二白哥帶你出去。」   「二白哥……」   「乖,沒事了。」   他虛脫的趴在吳二白背上,往後他一直記得,吳二白的肩膀很寬,身體很溫暖,令他感到極其安心。   「三省哥呢?有沒有事?」他惺忪問道。   「別擔心,他好的很,外頭還有一頓皮肉痛等著他呢。」   「別怪三省哥,都是我的不好。」   「錯不在你,你若有個萬一,老三肯定會被我爹打到生活不能自理。」   解連環事後想想,怎麼這倆兄弟連說的話都如出一轍,不愧同出一個娘胎,思考迴路一模一樣。   吳二白背著他走出古墓,背著他下山,直到將他交給解家的人。   解連環並未被他父親責罵,父親只是用深思的眼神看著他,看了很久,然後重重嘆一口氣,彷彿決定了一件極度重要的事,喃喃道:   「環兒,別怪爹心狠,唉──」   古墓探險事件落幕了,參與的野小子個個給家裡大人狠狠修理一頓(打過之後也被稱讚了幾句),往後他們幾乎都選擇承繼祖業,成為長沙新一代的淘沙客。   吳三省從十三歲開始,一得空便跑回長沙,向幾個厲害的老土夫子學習各種淘沙技術,十四歲第一次親身下地,展開他的倒斗生涯,被吳家兄弟押著讀完高中後(因成績太差好幾次差點留級),全心投入。   吳三省有二世祖的驕縱跋扈,卻沒有紈褲子弟的驕矜傲慢,實打實的拚搏闖蕩,長沙土夫子皆說虎父無犬子,稱讚他有乃父之風,大有可為。   反觀解連環,解九爺表面只准他規規矩矩的上學唸書,不許他接觸祖業行當,實際上,卻私下教導他關於盜墓之事,並多次讓他親自下地,暗中學習一切。   解九爺是狠的,對待親生兒子亦不留情,解連環在極嚴厲的雙重教育下,雕磨成解九爺插在敵人身上最銳利的一把暗刀。   老吳家的吳三省,解九家的解連環,兩個老九門中最出類拔萃的二代子弟,一個在明,一個在暗,倆人的實力嚴格評判起來,大抵是不分軒輊,旗鼓相當的。   無論如何,他們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了,誰都沒有回頭路可選擇,只能繼續一步一步走下去。   因為,快沒有時間了……快沒有時間了…… -   西沙,永興島海岸,一望無際的藍。   事隔多年,解連環重新回到改變他人生的地方,心緒起伏不定。   他並不怨恨,不過說真的,倒有一些些後悔。   當時或許會有更好的方法也說不定,如果他選擇了其他方式,他現在的人生會不會全然不同?   或許會輕鬆一點,或許更艱難一點,也或許到陰曹地府和父親重逢了,至少,可能不會被某個老變態綁起來玩屁股……   唉,算了,事到如今想再多也沒什麼意義,當做是還老吳家的人情債吧。   放眼眺望藍天碧海,風平浪靜的表象下,誰曉得潛藏了多少要命的暗流漩渦。   十九年前,就在這片冰冷得已近絕望的藍色之下,他和吳三省無聲對峙著,他們之間從不曾有過那般強烈的敵意與殺機,以往他們的感情向來很好,甚至可說是親近的,如同親兄弟一樣。   解連環親眼見到,吳三省輕易殺了跟在後面想偷襲的人,那人原本是要頂替吳三省的,那樣俐落的動作,殘酷的手法,解連環看得出來,他的手沾了不只一人的血。   吳三省這行幹的早,多年一路闖過來,不再可能乾乾淨淨清清白白的,身上不知已背負幾條人命債了。   該殺了他嗎?我有辦法殺了他嗎?   解連環冷靜估量著眼前的情勢,雖然情況完全不利於自己,但他必須放手一搏,他不能死在這裡,他要出去,他還有太多未完成的事要做。   即使對方是與他情同手足的發小兒,是他一直……很在意的人……   性子向來急躁魯莽的吳三省竟然不狂躁、不暴怒,耍魔術般從潛水衣下摸出一根煙,雙指一彈點燃了,悠哉悠哉的吞雲吐霧起來,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吳三省平時除了倒斗之外,最大的興趣娛樂就是耍魔術,常常拿來泡妞兒,聽說就是以這方法吸引陳文錦的注意,繼而成為道上人人稱羨戲稱的神鵰俠侶。   如果文錦看到吳三省殺人不眨眼的兇狠,不知她會有何想法和反應,真想讓她看看。解連環內心充滿惡意的想,每次見吳三省對她討好親熱的模樣,他就有種破壞的欲望與衝動。   他不討厭文錦,更且頗為佩服她的能力,只是,他不喜歡吳三省和她甜甜蜜蜜、卿卿我我,非常不喜歡,看著異常刺眼。   眼下,吳三省耍了招無火點煙的小魔術,未能緩和危險的氣氛,反而讓解連環更警戒,雙眼緊盯著他,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麼,或想幹什麼?   小時候,吳三省曾說會保護他,而今,他是想殺了他吧……從來沒想過,他們竟會有自相殘殺的一天。   暗潮洶湧的沉默,一觸即發。   直到吳三省最後一口煙吸盡了,動作瀟灑的彈在地上,用腳尖蹨熄,才再度出聲,打破僵峙局面,他說──   「小環,你去死吧。」 ------------ 網路連載暫時到此為止,因為接下來會有點盜八的劇透, 而台灣還沒出版,所以後面就不放上來,先直接錄書, 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CWT30確定會發這本書了,滿足老妖對大叔的各種萌和綑綁什麼的(掩面) 還請大家多多支持與鼓勵,非常感謝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