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白劍妖。暗香冷艷
關於部落格
※最新資訊請至FB或噗浪觀看※
FB:facebook.com/cocoi0122
噗浪:plurk.com/cocoi0122
  • 40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看見你,看見愛-3

------------------------------------------------   襲滅天來其實不是個暴躁易怒的人,平時威嚴冷肅,城府深沈,不需大聲說話,一個眼神就能教人心驚膽跳,戰戰競競。   但每個人多少會有一個引爆點。   蒼就是他的地雷,一踩就爆。   通常踩爆地雷後最倒楣的,不是踩地雷的人,而是他身邊方圓十里的無辜老百姓。自從那天踩爆了名為「蒼」的地雷之後,集團大樓到處可見屍橫遍地,哀鴻遍野。   襲滅天來像吞了幾十噸的火藥,把一年份的怒氣在一週內全發洩出來,異度集體的上上下下全被狠砍一頓,上至決策分析部的鬼知冥見、金流融資部的螣邪蟠凶、投資業務部的黃泉赦生、建設工程部的元禍狂華、形象公關部的麝姬瑟郎等等,下至工讀小妹因為茶不夠熱而被雞蛋裡挑骨頭,罵了個狗血淋頭,即連最完美無懈可擊的土地開發部的吞佛,都沒能避過池魚之殃。   一時間人仰馬翻,提起總裁人人色變,滿臉都是囧囧囧。   「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還養了你們這群笨蛋幹什麼?限你三天內處理好,不然就回家吃自己,遣散費和退休金你一毛都拿不到,還不快滾!」   又一個從總裁辦公室淚奔而出的可憐炮灰。   吞佛看了眼任沈浮,用眼神詢問,只見大祕書苦著臉聳聳肩,說:「是資訊課的課長,文化事業部的網站沒在預定的期限內架設完全,融資客戶的資料庫有幾筆資料不清楚。」   吞佛不由皺了皺眉。連這些芝麻蒜皮也讓堂堂大總裁親口開炮?   「吞佛經理,請你安撫一下總裁,我從未見過他這麼暴躁過,所有的人都快被嚇得屁滾尿流了,這二天又有幾個部門主管提出辭呈,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反正集團剛好要精簡人事,縮編人事支出,況且我自己也快屁滾尿流了。」吞佛用標準一號表情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近日因為襲滅天來的喜怒無常,大事小事動輒得咎,使得他一下班便往療養院跑,連家都不想回了。   步入辦公室,襲滅天來一見到他,重重哼了聲。「哼,你這個有異性沒人性的不孝子,每天就只想著去陪那棵植物,放我孤單老人一個人在家。」   吞佛實在懶得理這個簡直快不可理喻的老番癲,悻悻然的反嘴:「他不是異性,你要是怕當孤單老人,我可以現在為你打電話給那個大律師,叫他每天去陪你,你們不但可以討論要在封雲山上種芒果芭樂或香蕉榴槤,還可以順便研究一下,律師和流氓這二種職業有什麼差別。」   眉心一擰。「我說一句你頂十句,早知道那天就讓你這個死小子發高燒死在垃圾堆裡,也不用養個不孝子來忤逆我。」   眉峰一挑。「是啊,早知道那天就讓你這個死老頭流血過多失溫而死,也不用認個笨老爹來遷怒我。」   「呵,我聽到什麼了?」忽傳來一聲略低沈卻不失嫵媚的女音,插進劍拔弩張的二人之間。「多麼父子情深的對話呀。」   父子同時循聲望向門口,一身惹眼的紅躍入眼瞼,身材高佻,教男人血脈賁張的凹凸曲線,來者令他們即驚艷又驚愕,竟是前往歐洲開拓市場的異度金控集團總經理──九禍。   龐克前衛的髮型、精緻描繪的妝容、火紅緊身低胸皮衣、亮黑皮細高跟長靴、手上一把金穗馬鞭,只差臉上再戴張半罩面具,十足十便是SM女王的派頭。   對異度人而言,她確實是個徹徹底底的女王,不僅僅只是八面玲瓏的高超手腕與雷厲風行的行動力,誰敢不聽她的話,先一頓鞭子伺候再說!   「總經理,妳回來了。」吞佛恭謹行了個微禮。   九禍足蹬高跟鞋,步伐俐落優雅,在吞佛的臉頰親了親,笑道:「親親小吞佛,有沒有想念姊姊啊?」   「如果這死小子叫妳姊姊,那妳是不是也要跟他一起叫我爸爸。」襲滅天來涼涼嗤道。   「阿來,你的火氣真大。」   「不要叫我阿來。」   「我偏偏要叫你阿來,怎樣?」揚起下巴睥睨同事兼好友。   「好好的突然回來做什麼?」轉開話鋒,單刀直入的問。   「我本來人在歐洲的確是好好的,誰知聽說有人不曉得在發什麼神經,搞得大家雞飛狗跳,所以我只好先放下手邊的幾筆生意,回來看看是哪個人在發瘋?」指桑罵槐的嘲諷,然後轉向吞佛吩咐:「吞佛,去把我那二個寶貝叫來,就說他們最親愛的娘回來了。」   吞佛點頭退下。   收起寒暄與訕笑,九禍坐至辦公室中的黑色真皮沙發,翹疊修長性感的美腿,肅色問道:「是不是封雲山還沒搞定?」   「萬聖巖不是省油的燈,說什麼都不肯搬遷。」   「異度金控本來就是放高利貸和炒地皮起家的,不是什麼慈善團體,我們更不是吃齋唸佛的善男信女,何必跟那些禿驢多說廢話,直接行動比較快,威脅利誘的手段還會少嗎?先放生幾百隻蟑螂老鼠給他們吧。」   「放過了,老鼠被養得更肥,連蟑螂都跟著暮鼓晨鐘了。」   「丟蛇進去。」   「那裡是荒郊野外,到處有蛇爬來爬去,見怪不怪。」   「斷水斷電。」   「他們使用蠟燭油燈和山裡的泉水,本來就沒水沒電。」   「叫幾個道上兄弟去找碴,看人就打,看東西就砸,不信他們還能忍受得了。」   「早撂人去了,結果那些沒用的傢伙一半悔過自新,重新做人,另一半乾脆就剃渡出家了。」襲滅天來提起這件事就臉綠,他們還回集團大樓向異度員工宣揚佛法,勸人向善,甚至闖進他的辦公室叫他回頭是岸,真真差點沒氣死!   九禍的臉上黑線直直落,嘴角抽搐了幾下,陰眸狠道:「放火。」   「如果一把火就能把他們趕出封雲山,我還需要這麼大費周章嗎?」   「襲滅,你的決心不夠哦。」九禍挑了挑姣眉說。「異度聲名狼藉的不擇手段是你一手奠定下來的,一個小小的封雲山竟然考倒了你耍狠鬥心機的功力,在我看來,不是萬聖巖厲害,是你心生猶豫,你到底在顧慮什麼?和那個妖僧的手足之情嗎?」   不知是否是一針見血,襲滅天來的臉拉得更長了,胸口堵上一口氣,卻無從反駁。「九禍,妳的嘴還是和妳的人一樣辛辣,讓人不敢恭維。」   「多謝讚美。」   「媽!」高低二聲不同的音調同時響起。   九禍的雙眸一亮,艷紅的唇綻開美麗的笑花,站起來張開雙臂。「寶貝,快過來讓媽好好抱一下。」   赦生遲疑了會兒,還是乖乖走過去,靦腆投入母親的懷抱。   「小赦,我的寶貝,想死我了。」親暱熱情的摟著直喊寶貝,艷麗的女王轉眼化成一個寵愛兒子的媽。   「媽,好了啦。」臉皮薄的赦生不由得脹紅俊俏的瓜子臉,雖然扭捏推拒,但淸透漂亮的棕眸閃閃發亮。   另一個紅髮寶貝站在門口乾瞪眼,裹足不前。   除去面貌不說,雖然螣邪郎不是她親生的,但比起親兒赦生,螣邪郎反而和她更像母子,皆是一副唯我獨尊的女王樣,耍起鞭子虎虎生風又狂野妖艷,不知讓多少人拜倒在這對母子的鞋跟之下,抱腳痛哭流涕的喊著:「女王,請鞭打我吧!」   九禍望向他。「小邪,還不過來給你偉大的母親大人一個欣喜若狂的擁抱。」   「才不要!又不是小孩子,又親又抱的,難看死了!」螣邪郎比弟弟更彆扭的撇開臉,然耳朵的顏色卻洩露了他的情緒,那對精靈似的微尖耳朵在興奮時,會暈開可愛的粉紅。   咻一聲,猛地一鞭把人捲過去。   是怎樣?最近流行玩鞭子嗎?   數日前是和尚的怒戒之鞭,今天是女王的母愛之鞭,同樣出神入化的技巧讓一旁的襲吞父子想鼓掌叫好,也讓他們流著冷汗心存僥倖,慶幸自己還不曾嚐過她的鞭子滋味。   「哼哼,翅膀硬了,要飛了是吧?竟然敢頂撞了,看來是你娘我太久沒好好『疼愛』你了。」紅染蔻丹的玉指狠狠往耳尖掐。   「啊啊啊!會痛,會痛啦!」螣邪郎耳朵被揪得哀哀叫,卻沒膽反抗女王暴政,只能口頭叫囂:「快放手啦!妳這個以虐待繼子為樂的後媽!」   「沒錯,既然當了後媽,當然就要好好享受虐待繼子的樂趣。」   九禍一手摟住一臉無奈的赦生,另一手將螣邪郎的脖子箝在腋下,不由分說硬拖二個孩子走,母子三人快快樂樂培養親子感情去,幸福美滿,可喜可賀。(螣:才怪!吼~~~)   待感情融洽(?)的母子遠離,吞佛平聲問道:「我們的女王有讓你冷靜點了嗎?」   「吃裡扒外的死小子。」襲滅天來不快啐聲。   「禍姨不是外人,以前你坐牢的時候,是她在照顧我,我算是她扶養長大的。」冷峻的面容難得幾分柔色。「你、禍姨、螣邪郎、赦生、還有閻叔,都是我的親人。」   「哦,那療養院裡的那棵植物呢?是你的什麼人?」   「是情人,最心愛的人。」眼神更柔了。   「嘖,這麼噁心的話也能講得臉不紅氣不喘,不愧是我一手教出來的兒子。」   「你呢?」   「什麼我呢?」   「我相信我們在你心中同樣是重要的親人,但一步蓮華和蒼呢?對你來說,他們是你的什麼人?」   臉色倏轉陰沈,冷冷回答:「一個是仇人,一個是敵人。」   「是嗎?」別有深意的扯了扯嘴角。   「臭小子,別對你老子露出這種心機笑容,還杵在這裡做什麼?都不用做事的嗎?快滾吧!」   「總裁,我是來通知你,蒼大律師來了,不過他說過,這次協商不需你親自出席,由我和螣邪郎出面談判就行了,會議結束後,我再向你報告結果。」   蒼來了?!   襲滅天來又愣住了。   繼之湧上一股無以名狀的焦灼,索性埋首堆成小山的卷宗裡,把窒悶心頭的無名壓力全投注在工作上,企圖忽視蒼就在咫尺之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