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白劍妖。暗香冷艷
關於部落格
※最新資訊請至FB或噗浪觀看※
FB:facebook.com/cocoi0122
噗浪:plurk.com/cocoi0122
  • 40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看見你,看見愛-5

--------------------------------------------   襲滅天來是個野心勃勃的人,他的野心為他追求到他所渴望的力量。   所謂有錢有勢,這是個有錢便是老大的唯利年代,他為異度奪得了財富,異度則給了他翻雲覆雨的權力與地位。   說起來,異度金控的前身並不光彩,說好聽是融資貸款公司,講難聽便是地下錢莊,放高利貸的。最早的經營者是旱魃及其胞弟,九禍原是黑道大哥的女兒,後來成為旱魃的弟媳,以其江湖勢力為後盾開始併吞同業。襲滅天來加入經營後,更大膽多方擴展,所向披靡的橫掃商業界,奠定了異度集團如今的規模基礎。   待集團發展穩固,原有的亞洲市場交由襲滅天來全權管理,熱愛衝鋒陷陣的旱魃決定到美洲闖盪,精通歐洲各國語言的九禍則負責打進歐盟,異度版圖幾乎延伸全球。   由於三個主事者皆有黑道背景,無疑與黑道有密切關聯,企業形象塗抹著濃厚的黑道色彩,作風跋扈,行事霸道,金流融資牟奪暴利,土地開發巧取豪奪,兼之惡性併吞中小企業、圍標工程、暗盤炒作、內線交易等等,涉嫌以合法掩護非法的弊案只多沒有少。   偏偏司法單位抓不到小辮子,帳面清白完美得揪不出破綻,更別提暗中監視監聽能監出個什麼把柄。   儘管惡名在外,一些自命清高的上流人士不恥為伍,但有錢有勢等於手裡拿了一張通行無阻的門票,在某些場合更是大受歡迎,例如慈善募款宴會。   異度集團也是有在做社會公益的,成立慈善基金會以及每年大大小小的捐款,一方面節省大筆稅金,一方面順便美化企業形象,雖然大部份的人對它的印象仍是黑道企業,可是有些受過幫助的人,會感激涕零的替異度辯解:「其實他們是好人,大家都誤會他們了。」   其實,是這個人誤會了。   異度金控不是好人,是商人。   有錢的商人是慈善募款單位不可不邀請的肥羊,誰管你為富仁不仁,錢拿得出來比較重要。襲滅天來接到的募款宴會邀請函多如雪片,大多由形象公關部的麝姬和瑟郎出席,可一些比較重要的,仍必須親自出席。   募款宴會不止是捐錢大會,亦是政商名流互比矛頭展現財力的競技場,說穿了,不過是高級一點的豪華進香團,虛榮地較量誰掏的香油錢比較多。   今晚便有一場慈善音樂拍賣會,主辦單位於門口舖了道長長的紅地毯,讓受邀者走過,兩旁的鎂光燈此起彼落。襲滅天來一下車,強光閃閃。   「總裁,聽說異度金控最近與萬聖巖佛學會爭奪一塊土地,是不是?」忽有記者大聲問道。「還聽說那塊土地上的居民近日受到惡意騷擾,請問和異度金控有關係嗎?」   襲滅天來當做沒聽見,不予任何回應,走進官蓋雲集的會場。此次受邀人士包括政治界能人素還真、立法委員六禍蒼龍、名大醫院院長慕少艾、天嶽集團執行總裁四無君、名校校長疏樓龍宿、日籍影藝巨星莫召奴等,政商影視名流齊聚一堂,好不熱絡。   他不喜歡應酬這類虛與委蛇的場合,禮貌性的寒暄之後,各坐各位。   不久,主場的音樂會開始。   舞台布幕緩緩昇起,聚光燈照亮舞台上的演奏群。   襲滅天來不由自主的詫然瞠目,心口似咚地敲了下震天撼地的鬼太鼓,然後一大群丁字褲兄貴在他的胸口急遽敲敲敲。   蒼赫然位列其中,盤髻束髮,一身淡紫漢服,身前一具精緻古琴。襲滅天來記得那具古琴……怒滄琴。   典雅的唐宋樂府悠揚響起,偶如涓涓小溪,偶如浪潮澎湃,引領聆聽者的時光倒回了千百年前的笙歌繁華。   蒼低垂羽睫,專注於指間流弦,雖非正坐舞台中央的主奏者,卻光芒萬丈地刺痛了襲滅天來的眼,再看不見其他人,彷彿舞台上或者這個世界上,只剩蒼,與他。   他聽到合諧交融於其他樂聲的琴音,悠逸雋永的宮商角徵羽,他細細的抽絲剝繭的,將屬於蒼的聲音剝離出來,精焠成屬於他的記憶中的純綷。   夕暮森林,沈靜的少年,沈靜的音韻,洗滌他靈魂中的污濁,鎮定無時無刻的不甘與憤怒。   他曾在不可思議的寧謐裡幾乎想落淚,那時刻,他覺得自己也是乾淨的。   跟隨我的聲音,到我這裡來。   往日的沈靜少年、今日的蒼,宛如以琴音這麼對他說。   於是,他走過去,走向過去的夢境……   襲滅,我新學了一首曲子,我彈給你聽好嗎?   嗯。   我們到森林裡吧。   隨便你。   你們什麼時候回萬聖巖?   不知道。   天氣看起有點陰陰的,我從山下上來時,聽說有颱風要來了。   哦。   襲滅,你不喜歡我和你說話嗎?   ……沒有。   襲滅。   什麼事?   沒什麼,只是想叫你的名字。   怪人。   襲滅……   別一直襲滅襲滅的叫,聽起來像火熄滅了一樣。   如果每一次我叫你名字,就能熄滅一點你心中的火,我……   啪啪啪啪啪──霍然大作的掌聲淹沒了最後的聲音,未覺時間隨動聽的樂音流逝,當所有曲目演奏完畢,熱烈的掌聲擾醒了夢,襲滅天來有種從前世甦醒的錯覺。   想不起來那時的最後一句話,心頭悶悶的,宛如遺忘了什麼很重要、很珍貴的東西。   演奏者們起立,欠身鞠躬。   很短促的一瞬間,襲滅天來瞥見蒼的睫毛掀了掀,視線與他交集,但也許這可能又只是他的錯覺,演奏者陸續步下舞台。   「十分感謝各位貴賓參與這場慈善盛會,此次拍賣會目的是為了受虐兒籌募中途之家的基金,本單位特別商請名雕刻大師朱痕先生捐出六座作品,及名畫家悅蘭芳先生的大作四季美人圖,另外還有……」主持人開始以高分貝進行拍賣,慫恿大金主們競相喊價。   思緒不定的襲滅天來不經心的舉牌,隨意標下一座名為「菱角」的手部局部木雕,珠圓玉潤的手指拈一顆半剝殼的菱角,靈活生動,舒懶寫意。朱痕向來以大刀闊斧的粗獷風格著名,這般柔緻飽滿的作品實為少見。   「少艾,那明明是你的甜不辣手,朱痕竟然拿來拍賣。」幾尺開外傳來可愛的童音。   轉頭,有張娃娃臉看不出實際年齡的慕少艾對他點頭示禮,粲笑如秋陽。「襲滅總裁好眼光,這件作品是朱痕所有作品中,最有價值的一件。」   是嗎?襲滅天來非常懷疑,頓時後悔標下那隻奶油桂花手,早知道就標那個棱棱角角不知是啥的鬼玩意兒。   「襲滅。」   聞聲抬頭,記憶中沈靜的少年從夢裡走出來,來到他的身前,迷夢一般的眸與微笑。   只是,長大了。   他們都長大了,因著最初邂逅的原點,再度重新遇見彼此。   蒼……   「我可以坐你旁邊嗎?」雖是詢問,但人早已自行入座,與他並肩比鄰。   風雅的古代服飾將蒼整個人襯托得更脫俗出塵,飄逸不似凡人。   看著他,彷彿看著會狡猾逃走的綠洲。   理智告訴他,應該離這樣一個光只是存在,便具有無比影響力的人遠一點,否則將來可能會有牽扯不清的麻煩。   可是,他還是忍不住開了口,說:「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這個髮型很好笑,像三層水果盤。」   「是嗎?我自己也這麼覺的。」蒼抬手摸了摸用環簪高盤的髮髻,淡淡的自嘲一笑。「不過,你不覺得更像三層飛碟嗎?」   襲滅天來本來想故意嘲弄激怒他,偏生大律師的修養太良好,古井無波,甚而圓融的附和冷笑話。   「我很高興能在公事以外的場合遇見你。」蒼主動與他說話,像一般朋友的閒聊。   「我很訝異你還有在彈琴,聽說蒼大律師案子接到手軟,沒想到竟然還有閒情逸致玩樂器。」不改夾帶譏諷的口吻。   「怒滄琴已經成為我的一部份了,不管再怎麼忙,也不能一天少了它。」蒼依然怡然自在,未受到襲滅天來的不友善影響。「不過我並不常在公開場合演奏,偶爾只參加一些慈善音樂會。」   「為什麼?你的水準已達職業級,甚至可以舉行個人演奏會。」   「襲滅,你是在讚美我嗎?」唇線的孤度加大,半掩羽睫下的紫眸似乎比方才更明亮了些。   襲滅天來別開臉,不再注視因神色光采而更顯俊秀的蒼。「是不是讚美不重要,你並不需要我的肯定。」   「你怎能確定我不需要?」   「你需要嗎?」把問題丟回去。   「每個人都需要受到肯定。」   「我相信你受到的肯定,足夠讓你自信八輩子。」   「那麼你呢?襲滅,現在的你所受到的肯定,是否也能讓你肯定自己的存在價值?」   心口被蒼的話踢了一下。「蒼大律師,你若想找人討論人生哲學,很抱歉,我絕對不是個好對象。」   「那麼不討論人生哲學,可以談點別的。」   「除了公事,我不認為我們還有什麼可以談。」   靜靜注視他一會兒,蒼也緩緩轉開臉。「如果你的生命只容得下那些數字分析和權謀利益,我想,你和任何人都無法談任何事。」   蒼不高興了嗎?應該因為終於惹惱他而幸災樂禍,可是襲滅天來卻感到胸口更悶了。   「接下來,是本次拍賣會的最後重頭戲。」主持人更亢奮地折磨前座之人的耳朵。「我們要請三位年輕有為、英俊瀟灑的黃金單身漢獻出他們一次『愛的約會』,等一下請各位在場女士小姐千萬不要害羞,否則就搶不到機會難得的燭光晚餐。」   拍賣黃金單身漢的噱頭十足,場面驀地譁然,賓客的面色都亮了起來。   「第一位,請本次音樂會的主奏者,名二胡音樂家羽人非獍先生上台,底價十萬元,請各位女士大膽出價,不僅能和羽人先生共享浪漫時光,更有機會讓他為妳單獨演奏哦!」   又一聲譁然,只見綠邊白衣的年輕音樂家眉心微蹙,不情不願的步上舞台,天生愁眉不展的憂鬱小生氣質,使許多女性不禁母愛氾濫,紛紛喊價,大多是上了年紀的阿姨級貴婦人,怪不得會被水果週刊冠上「國樂界師奶殺手」的稱號。   襲滅天來冷眼旁觀,鄙夷這種嘩眾取寵的炒作手法。   最後,喊出最高價格的人,不是某個女企業家或大公司老闆娘,是個大醫院院長,而且還是個男的。   在眾人的怔愕中,慕少艾如沐春風,笑嘻嘻的上台,眾目睽睽之下,大剌剌牽了可以用眉頭夾死蒼蠅的憂鬱小生下台。   「哈哈……聽說慕院長也拉了一手好二胡,相信兩位可以好好互相討教一番。」主持人乾笑二聲,繼續盡責的炒熱氣氛:「第二位,也是本次音樂會的另一名演奏者,名劍術兼書法家劍子仙跡先生,一樣底價十萬元,不用多說,劍子先生絕對值得各位女士的大方。」   上一個年輕帥哥沒標到沒關係,還有魅力無雙的熟男可以搶,貴婦名媛們再次躍躍欲試,摩拳擦掌。   沒想到,最先喊價的是名校長,且一出口便是一千倍的驚人價格,當然引發一陣喧然大波,勢在必得的氣勢無人能爭。   無人不知劍子仙跡與出價者是感情親篤的好朋友,素白唐裝的劍子仙跡掛著毫不驚訝的笑容,自動自發走向面貌俊美得驚人的疏樓龍宿。「好友,一頓飯一千萬,希望我不會吃到消化不良。」   「好友請放心,吾只是想藉機讓窮酸成性的劍術書法大師偶爾見識一下,何謂華麗無雙的排場罷了。」   一素白一炫紫,一樸素一華麗,南轅北轍的二人放一塊的畫面,竟是極其登對。   好友,我真正想吃的,不是昂貴的晚餐。   哦,汝想吃什麼?   當然是你,想像一下,你一絲不掛的躺在餐桌上,任我予取予求,盡情享用……   閉嘴!劍子仙跡,這裡這麼多人!   不用擔心,我的音量只有你聽得到,龍宿,我想在你的胸口裝飾草莓,在你的兩腿之間擠上許多奶油,我要用草莓沾著奶油,一顆一顆的慢慢品嚐,直到草莓吃完了,奶油舔盡了,然後我要……   劍子仙跡錯了,他應該要擔心,因為襲滅天來聽到了這極煽情的耳語,黑線爬滿臉,有時耳力太好也會成為困擾……真是夠了!請你們快點直接去滾餐桌打奶油仗吧!別再講色情悄悄話啦!   又錯失一個令人唾涎三尺的黃金單身漢,女性同胞再次惋歎,不由得更期待最後的壓軸。現場的單身漢們幾乎全是翹楚俊傑,個個成就卓越,儀表堂堂。   「第三位讓主持人賣個關子,請大家猜猜看。」主持人特意吊起胃口。「不然,最後一個最有價值的黃金單身漢,就由在場的女士們自己選擇吧!」   我看看你、你看看他,某個企業千金率先點名:「莫……莫召奴!」   骨牌效應,一旦有人開了口,其他人亦拋開矜持,不落人後的跟進,踴躍提出心目中最想與之約會的人選:「四無君!談無慾!北辰元凰!悅蘭芳!襲滅天來!」   襲滅天來險些從椅子上摔下去。搞什麼,哪個不怕死的女人喊他的名字!   眼角瞟向蒼,俊容淺靨不變,眸光與他接觸,輕道:「襲滅總裁的魅力不凡。」   「無聊。」不屑低啐。   「蒼!」忽有人更大聲的喊道。   襲滅天來立刻冷了臉,不是從椅子摔下來,而是想跳起來摔椅子。   「沒錯,蒼律師!」末後眾口同聲:「蒼!蒼!蒼!」   聲音愈大,大總裁的臉色愈難看。可惡,這些慾求不滿的八婆!   「看來,是蒼律師的呼聲最高,我們來問問司法界第一美男子的意願,蒼律師,請問您是否願意為慈善『獻身』呢?」   主持人的一語雙關引來哄堂大笑,可襲滅天來只想一拳砸上這個混帳的臉,莫名的怒氣又熊熊竄燒起來。   蒼優雅的緩緩站起身,露出招牌的矇矓微笑,不疾不徐地回道:「能為那些可憐的孩子付出一點微薄心力,是在下莫大的榮幸。」   襲滅天來的臉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