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白劍妖。暗香冷艷
關於部落格
※最新資訊請至FB或噗浪觀看※
FB:facebook.com/cocoi0122
噗浪:plurk.com/cocoi0122
  • 40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看見你,看見愛-8

------------------------------------------   襲滅天來是個一旦做了決定,便不會再心存猶豫的人。   他是個大刀闊斧的人,同時也是個心思縝密的人,他嚐試分析他與蒼之間的關係,以前的,現在的,九禍的話促使他挖掘出更多埋藏腦海深處的記憶。      那一天,少年拿了一台舊式的萊卡相機來。   襲滅,我替你照相好不好?   不好。   那我們一起照。   不要。   聽說今年你們回萬聖巖之後,就不會再來封雲山了,我希望能留個紀念。   誰告訴你我們不會再來?   天子上次跟我說的。襲滅,不管未來如何,請你不要忘記我好嗎?也請你記住,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會永遠關心著你。   少年不說會去萬聖巖找他,因為他們都知道他將被禁制在萬聖巖內,無論生老病死都不被允許再踏出半步……   他突然覺得自己窒息得快要爆炸了,憤怒而痛苦,他想發出怒吼,想對那些操控他的生命的人咆哮。那些人憑什麼決定他的命運?又憑什麼可以任意剝奪他的人生?只因為他是他們認定的惡魔轉世嗎?他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他沒有對那些人怒吼,而是對少年咆哮。   少假惺惺了!誰稀罕你的關心!   襲滅,你想過離開萬聖巖嗎?   如果能離開我早就走得遠遠了!   也許會有辦法的。   別說得這麼輕鬆,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滾開!不要跟著我,拿著你的爛相機滾得愈遠愈好!   我相信一定會有辦法的,大不了你和我一起私奔。   你……   襲滅,我們一起想辦法。   少年的神情依舊澹然,然語氣卻堅定毅然,那一刻,他覺得也許真的可以離開萬聖巖……不,不是也許可以,總有一日他一定要離開!   忿恨激盪的情緒慢慢平穩下來,他當時就發現了,蒼總能輕易挑起及撫平他的怒氣。   他不肯讓少年單獨拍攝他,少年便去拉來一步蓮華、善法天子和其他人一起入鏡。咔嚓一聲,小小的機器抓住了瞬間的永恆。   經過很久很久之後,那些被派去封雲山威脅恐嚇卻反而皈依我佛的小囉嘍,拿著這張相片來向他道德勸說,他才第一次看到。他看見當時的自己站在最後頭的角落,陰暗的影子,也看見了憤恨與掙扎。   如今他離開萬聖巖了,不是正大光明漂漂亮亮的從大門走出去,更沒有和蒼手牽手一起遠走高飛,而是孤注一擲地,一個人,逃走……   襲滅,來找我!一定要來找我!   襲滅天來記得蒼的叫喊,那是唯一一次聽到蒼如此激烈的聲音,風橫雨驟中,甚至錯覺蒼淚流滿面,直到他被沸滾的怒潮淹沒,直到此時此刻,那一聲聲呼喊彷彿還迴盪耳際。   假如那時候真和蒼私奔了,那麼現在會是什麼樣的情景呢?他們是否會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冷靜思考之後,他明確的告訴自己,不能再繼續作繭自縛,他目前需要的只是釐清他對蒼究竟是怎樣的心情,渾沌不明只會使自己浮躁不定,他不想再任由莫名情緒牽著鼻子走,活像個年輕氣盛的小伙子一樣心煩意亂。   「替我聯絡蒼律師……不,給我他的電話,我自己聯絡。」   高高在上的總裁大人要親自打電話?任沈浮不由得小吃一驚,連忙將玄宗律師事務所的名片雙手奉上。   沈沈注視著名片,手指緩慢而有節奏的輕敲桌面,這是他在思考重要事情時的習慣動作,直到停止敲動,決斷!   伸向電話,按下名片上的一組號碼。   「玄宗律師事務所您好,請問您要找哪位?」   「蒼律師。」   「請問您是哪位?」   「襲滅天來。」   「咦?異度金控的總裁!?」   「對。」   「請稍等,立刻為您轉接。」   須臾,熟悉的聲音響起:「我是蒼。」   頓了下,襲滅天來說:「蒼,我想問你一件事,你要老實回答我。」   「什麼事?」   「當年你到底為什麼會想和我認識?因為好奇?因為我是一步蓮華的兄弟?還是有其他的原因。」像是想確認什麼似的問道。   電話的另一端靜了晌,反問:「襲滅,你現在有空嗎?」   「如何?」   「我們約個地方見面,我當面回答你的問題。」   「好。」   蒼約他在一家名為「六庭館」的地方見面。襲滅天來要任沈浮取消當日的工作行程,拿著車鑰匙再度走出辦公室。   他不是要離開沙漠,而是要向沙漠的中心走去──尋找海市蜃樓中的綠洲。     ▓   「六庭館」是一家藏在住宅區巷子內的小茶館,若非有衛星導航領路,不容易輕易找到。茶館的裝潢古色古香,充滿精緻卻寫意的中國風,擺放著明清時代的古董家俱和裝飾品。空間不大,除了五桌開放的四人座位之外,另外闢了一間較隱密的包廂。   襲滅天來甫跨入茶館,一名身著改良式旗袍的女子即主動上前。「您好,襲滅先生,蒼先生已經在等您了,這邊請。」   女子領他進入包廂,為他打開木製拉門,蒼盤腿坐於其中,看見他,頷首點了點頭。「襲滅,你來了。」   襲滅天來脫下鞋子跨上榻榻米,在蒼的對面坐下。   「安溪鐵觀音好嗎?」蒼詢問道。   「隨便你。」   「我發現你很愛說這句話。」   襲滅天來未接口,不語,看著蒼擺弄起桌上的精緻茶具。   投茶、入水、蓋定、潤壺,動作洗練嫺熟,圓滑細膩卻不拖泥帶水。未幾,如梅似蘭的芬芳嫋嫋蒸薰,滿室生香,聞之心曠神怡。   靜靜觀視沏茶過程,輕盈舞動像彈奏一曲高山流水,姿綽婉約又似春風拂柳,淨白勻稱的指掌仿若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囉哩叭嗦形容一堆,總而言之就是一個賞心悅目。   蒼是個賞心悅目的男人,無論奏琴或沏茶或認真談判,一舉手一投足都是那麼的雍容優雅,令襲滅天來難以移開視線。   看著蒼的手,突然想,把日前在拍賣會標下的那隻手拿去跟朱痕交換,用奶油桂花手換取重新雕琢的另一隻,執壺的手,就擺在他的辦公桌上,每日每日均能看見……   恍然間,似乎得到了什麼答案。   捲曲狀結的焙葉需要給它一點時間舒展開來,才能充份揮灑出甘美的滋味。屏息守候茶與水陷入情網,細火悶煎心猿意馬的渴望,逐至冒出熱戀的泡泡,沸騰激情的漩渦,終而親密無隙地融合為一體。   他們無聲等待著茶湯成熟,愈濃的茶香繾綣成一道暗流,在靜默中迴湧,膨脹起無以名狀的微妙張力,在他們之間撲朔迷離著。   蒼精準地掌握烹茶的適當時間,將金黃澄燦的茶湯注入二只茶杯,恰恰七分滿,不多不少。「請用。」   襲滅天來自茶盤取來一杯,白煙裊裊,茶香馥郁撲鼻,初入口稍感苦澀,後味漸覺回甘,徐徐生津,醇厚滑爽,餘韻縈喉久久不散。   「好喝嗎?」蒼取另一杯淺啜。   「很香,味道和平常的茶不大相同。」   「安溪鐵觀音獨特的風味被稱為『觀音韻』或『音韻』。」   「我不懂茶。」   「懂不懂無所謂,覺得好喝就好。」   「我也不懂你。」襲滅天來一口飲盡茶水。他不想亦不需要懂茶,他目前只想懂蒼。   羽睫下的眸光閃了閃,揚手執壺,再為他的杯斟七分。「我同樣不懂你,這就是我們現在坐在這裡的原因。襲滅,你是否討厭我,像你憎恨萬聖巖一樣?」   尋思片刻,對蒼亦對自己坦率道:「不,我只是遷怒於你。」   蒼微微一笑。「我總算可以安心了,我一直以為你很討厭我。」   這倒是令襲滅天來感到頗為意外,以為淡泊超然的蒼並不在意他的想法。「你為何會以為我討厭你?」   「小時候你對我愛理不理,最近幾次見面你顯得諸多不耐,沒有人在這種情形下還會認為自己是受歡迎的,嗯……該說我老是用我的熱臉去貼你的冷屁股吧。」   襲滅天來險些噴茶,沒想到蒼竟會說出這麼哩俗的話,他應該要刮目相看了,霍地覺得蒼其實也是個凡人,不是那麼遙不可及,而且……可愛。   蒼是個好看的人這點毋庸置疑,襲滅天來第一次覺得他也是個可愛的人,儘管他不認為自己說了與唯美貴公子氣質不相符的話,依然故我文文雅雅的喝茶。   襲滅天來放鬆了正襟危坐的姿態,一手閒支下顎,以觀察一隻有趣可愛的動物的目光睇視他。這樣完美無瑕的外衣下,是否包裹了耐人尋味的真實性情?   在充滿玩味的目光下,蒼仍然一派氣定神閒。   「蒼……」低沈輕喚。   「嗯?」   「答案。」   放下茶杯,揚起簾幕般的睫毛,紫瞳閃爍清澈的光芒。「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如果硬要找一個理由,也許就是所謂的緣份吧。」   「緣份?哈。」嗤笑一聲,不以為然的訕道:「我不得不說,你的話老套得讓我驚訝,我以為你會更有創意一點。」   「襲滅,你相信天命嗎?」   眼色倏地一闇。「那是世上最暴力可笑的屁話。」   「我相信,而且深信不移。」蒼淡淡的說,伸手過去,手指輕輕搭上襲滅天來的手背。「人與人相遇都有冥冥之中的安排與意義,我相信我們的相遇是有目的的,雖然我不知道目的是什麼,但我曉得我們會一起找到答案。」   當年說我們一起想辦法的少年身影,與眼前的蒼重疊了。   一起,多麼奇妙的詞彙,簡簡單單的二個字,就能連接距離遙遠的人事物,這二個字無疑是條繩子,把他們綁在一塊。   襲滅天來不語凝視著蒼,陡地反握住他的手。   緊緊的堅定的包覆住。   某種知覺乍然甦醒了過來,眼睛看到的都煥然一新,耳朵聽到的都清晰鮮明,他聞到茶香濃郁宛如綻放的火燄玫瑰,掌心的觸感無比敏銳,體溫、皮膚、骨節、血管……滲透進他的體內,引發一波波浪潮。   又有某種知覺飄飄然的恍惚了起來。   聽人說過喝茶也可能會醉,他想他是醉了。   或許,他們和這個世界都醉了。   蒼沒有馬上將手慌忙抽離,迷濛的紫眸微有一絲懵懂。   他向來很少感到迷惑,然而此刻卻不住有些茫然,他不知該怎麼形容手被襲滅天來握住的感覺,只覺溫暖得幾近燙熱。襲滅天來的表情是他首次見到的柔和,眼神卻異樣的炯炯發亮,他可以理解為襲滅天來終於接受了他的友誼嗎?或者還有其他的什麼……   當然絕對肯定有其他的什麼!如果大律師誠誠懇懇說了句「阿來你是好人」,那這個故事就可以在蕃茄雞蛋雨和大總裁的殘暴拳頭下壽終正寢了。   襲滅天來搶在收到好人卡之前,帶著霸氣的侵略性說:「蒼,你相信天命,而我相信力量,有力量才能得到想要的東西,不管金錢或權力,我已掌握在手中,可是我發現我還欠缺一樣,一樣我本來認為不在乎也不需要的東西,現在我想得到它,我要得到它。」   蒼說:「我相信你有足夠的力量得到你想要的任何東西。」   冷峻的臉龐浮現一抹了然於胸的笑意,剛強的線條明顯柔軟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醉了他的不是茶,是人,是名為「愛情」的海洛因。   幻覺自己在經歷了一段漫長的旅程後,突然從沙丘的頂端失足墜落,摔到一直尋尋覓覓的綠洲,雖然也有可能是飢渴交迫神智不清的夢境,但這夢境太美好,他寧可就這麼醉生夢死了,不願再走出來。   ──這裡是另一片天地,他從片段的記憶中,可以辨認出潺潺流水和鳥嗚。(註1)   凝視著蒼,在如幽潭的眸子裡看見沙漠的霧中風景。某個空谷於千年前可能曾有湖泊,千年後雖然乾涸了,但只要向地面深處挖掘,仍然可以鑿出沈睡的古老清泉,那水的味道,聞起來就像千里之外的海洋,喝起來卻甘甜無比。   想問蒼,如果我把我的靈魂放在你的手上,你會好好珍惜嗎?   如同珍惜沙漠裡的水,用繪畫薔薇的紅茶杯、用可以保溫很久的鐵瓶子、用堅硬的瓦罐、用潔淨的碗缽、用所有可以得到的容器,小心翼翼地盛裝儲藏,然後一滴一滴嚥入你的喉嚨,與你合而為一。   ──在沙漠裡,重複說話就像是往地面撒上更多的水。(註2)   所以襲滅天來不再多說什麼,他執起掌心包覆的手,像掬起一捧甘甜的水,舉至唇邊,啜飲般的親吻。   這次,換蒼愣住了。 ------------------------------------- (註1、2)麥可.翁達傑(Michael Ondaatje)/《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 聽到有點shock的消息,火當場熄滅了一半...Orz||| 吞佛你個吃裡扒外的死孩子,我一定要叫脫俗仙子(?)代替月亮懲罰你啦!我恨你啊啊啊啊啊~~~~~(這位太太,冷靜一點..bbb) 話說回來,這篇故事已經超出預期的篇幅了,原本只是想練練筆,試試感覺, 沒想到愈寫想愈多,到現在二人還在龜~Q_Q~ 早知道一開始就讓他們手牽手一起唱"當我們滾在一起"....(喂="=+) 咳,是說本文性質大概快要改成"限制級"了,又是意料之外,歐巴妖原本只想寫普遍級啊~~~(抱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