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白劍妖。暗香冷艷
關於部落格
※最新資訊請至FB或噗浪觀看※
FB:facebook.com/cocoi0122
噗浪:plurk.com/cocoi0122
  • 40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看見你,看見愛-10

---------------------------------------   襲滅天來也許是寒漠冷酷的人,可是內心一旦被什麼點燃了,便如野火撩原,一發不可收拾的熊熊焚燒。   蒼也許是個溫和可親的人,然內心過於沉殿空靈,對萬物一視同仁,很少有什麼人事物能引發他的熱烈。   迥然不同的二個人如今兜在一塊兒,會擦出什麼火花?   火花在襲滅天來的眼中跳躍,在蒼的心口若有似無的悶烘。   是襲滅天來認定的了,勢在必得。   蒼對於友情可以落落大方,但對於愛情,在還沒真正確定對方與自己的心意之前,不由得審慎了。   當襲滅天來依約於傍晚去接蒼時,玄宗律師事務所的人見到他,個個一愣愣地停頓手上的事情,睜大眼望向他,偌大的辦公室登時鴉雀無聲。   門口的接待人員慌忙站起來。「您好,請問……」   「蒼的辦公室在哪裡?」   「這邊直走右轉,盡頭就是蒼律師的辦公室。」   接待人員也忘了要阻止,眼睜睜看著襲滅天來直接走進去。   叩二聲,打開門。「蒼。」   蒼抬起頭,並無露出訝異的表情,自然平淡的說道:「請稍等,我整理一下東西。」   「嗯。」襲滅天來進入,順手將門閤上,眼角瞥見牆上懸掛的相片,不由自主地走過去觀看。一張張看著蒼不同時期的點滴紀錄,接觸到更多他無法參與的生活,而角落那張泛黃的相片令他沈了心思。   「這是唯一一張有你的相片。」蒼來到他身後。   未多做表示,有意無意地牽住他的手。「走吧。」   蒼踟躕了一下,近乎怯懦地興起找藉口推卻的衝動,卻又沒有足夠的理由可以拒絕這項責任,用膝蓋想也知道,這絕對是場鴻門宴。襲滅天來擁有與他共進晚餐的權利,但這並不表示他就有成為食物的義務……只能以靜制動,靜觀其變了。   在事務所眾人又是一愣愣的目送下,他們最親愛又敬愛的蒼律師就這麼被牽走了。二人後腳才剛踏出,身後便傳來騷動。   「襲滅,不用抓著我,我不會臨時反悔跑掉的。」雖然他的確是有點想落跑沒錯。甩開不是,不甩開也不是,蒼生平難得有一絲尷尬。   「我不怕你跑掉,因為你跑不掉了。」彷彿在暗示什麼,握得更緊了。   他沒有詢問襲滅天來安排在哪裡吃這頓飯,直到車子駛進異度集團大樓的停車場,才露出些許不解。   「異度大樓的空中花園不會有人打擾。」襲滅天來主動解釋道。   這句話可以解讀成二種意思,一是可以免去被媒體狗仔跟拍的困擾,一是他們將會完全獨處,或者二者兼具。   蒼不置可否,隨遇而安的隨他乘坐專用電梯上樓。   這是他第一次來到異度集團有名的空中花園,電梯門一打開,馥郁的玫瑰香撲面而來,芳馨襲人,碩大的艷紅花朵沐染在夕陽之下恣意娉婷,如一叢叢的火燃燒著開滿視界,傳說中的火燄之城果然名不虛傳。   天色漸暗,鳥籠式的造景燈一盞盞亮起,暖黃色的光芒投射著交織錯落的陰影,營造出夢境般的旖旎氛圍。   襲滅天來再度牽著他的手,走過彩色拼花小徑,進入涼亭,餐點已全部備好。任沈浮不愧是精明能幹的大祕書,早已向翠山行打聽蒼的口味偏好,習慣清淡的飲食和新鮮疏果。   有道是燈光好氣氛佳,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事實上,襲滅天來並未預設要有什麼天雷勾動地火的發展,只是想與蒼相處,看著他,聽他說話,感覺他在自己身邊。   他們佐著紅酒用餐,偶爾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可口的佳餚和甘醇的美酒不知不覺緩和了初時的緊繃,身心放鬆了,甚至開始有說有笑。   「有人說我鐵石心腸,我明白自己確實是麻木不仁。」襲滅天來自我調侃道。   「我倒不這麼覺得,你只是把感情隱藏起來罷了。」蒼一口一口細細啜飲九八年份的勃地根,豐腴的香氣令他愛不釋手,不覺越喝越多,紫眸漸顯矇矓,姿態慵懶地單手支頷,有一種軟若無骨的風情。「我有時會想,當你釋放感情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   「我會讓你看見我釋放感情的樣子。」襲滅天來的眼底燃起一蔟火苗,心忖,他知不知道自己微醺的樣子有多迷人可愛,會令人想變成惡狼撲倒他。「我也想看毫無保留的你。」   矇矓的眸子瞬間清明,斂色端坐,轉移話題道:「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感謝你的招待。」   「你喝多了,休息一下再走。」襲滅天來握住他的手。   蒼沈默了半晌,開口問道:「其實你今天不打算讓我走,對不對?」   「我沒有你想像的野獸。」襲滅天來注視著他。「但是如果你不想走,那就例外了。」   又靜了會,坦白道:「襲滅,你讓我感到迷惑,也讓我……害怕。」   「害怕什麼?」   「害怕自己變成這頓晚餐的食物,被你吃掉了。」很認真的說。   「……哈哈哈──」哈哈大笑,忍不住展臂將人抱了個滿懷。「蒼,你喝醉之後怎麼會變得這麼可愛?」   「我沒醉。」   襲滅天來聽到胸口傳出悶悶的咕噥,就這麼被他摟在懷裡。「你不掙扎?」   「我想就算我掙扎,你也不會放開我。」   「是你太聰明,還是太了解我?」   「都有吧。」   「真有自信。」   「襲滅,你知道武俠小說的壞人都怎麼的死嗎?」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道。   「被主角殺死。」   「不是,是每當壞人要殺主角時,總是因為得意忘形而廢話太多,讓原本已經落居下風的主角有機可乘,反將一軍,就像現在的你一樣。」語甫落,陡地雙手捧住刀鑿斧刻般的峻臉,先發制人的將嘴印上去。   剎那,引爆了最狂野的悸動。   突如其來的吻來勢洶洶,唇舌追逐交纏,像企圖把對方吞噬,誰都不示弱退讓。   襲滅天來的體內燃起瘋狂的火燄,猛地掃開桌上所有的杯盤殘餚,要將蒼壓上去。   蒼猛地一個反制,將襲滅天來制在身下,俯視微笑道:「誰吃掉誰還不一定。」   「你總是能讓我驚訝。」挑了挑眉,下一秒,二人的位置又顛倒了,換他低頭看著蒼,也微笑道:「我說過,你不像是能打贏我的樣子。」   「輕忽敵人將會成為是你的致命傷。」一扭身,十分有技巧的從制錮掙脫而出。   「我們是敵人嗎?」襲滅天來的眼目光亮如火炬,他很久沒跟人打架了,而他很願意跟蒼過兩招。   「我希望我們不是。」蒼的姿態沉著,力量隱蘊。   瞬間,二人都有種彷彿曾這麼對峙而立的錯覺,在很久很久以前,也許是已經遺忘了的前世吧。   互視一笑,一觸即發,兩人當真拳腳相向的打了起來,從涼亭內打到涼亭外。   蒼正式學習過武術,是合氣道二段與空手道三段的高手,穩紮穩打,攻守皆宜。   襲滅天來雖然沒受過正規的訓練,但以前也是喋血街頭叱吒風雲,拿西瓜刀砍人的身手豈容小覷,勢如破竹。   這是場目標明確的戰爭──壓倒對方!   襲滅天來玩遊戲般的扯下蒼的領帶,繞在手上,嘴角勾起邪肆的弧度。   蒼的眉頭微蹙,下一個瞬間,嘶一聲,竟撕下襲滅天來的一只袖子,回以顏色的揚了揚眉。   襲滅天來看了看空一邊的手臂,簡直咋舌,蒼果然不是柔弱可欺的小綿羊,而是披著貓皮的老虎。看來他不認真不行了,他可不想偷雞不著蝕把米的被蒼給吃了。   戰意高昇,就這樣風風火火地,我扯你的你撕我的,未幾,一地零七碎八的布料屍塊,二人的身上愈來愈狼狽。   等到二人又分開一段距離的對立時,襲滅天來只剩一條西裝褲勉強完好,上半身已然赤裸,露出肌理分明的胸膛。蒼則僅著奮力保住的裡褲和襯衫,然而襯衫的釦子被扯掉好幾個而敞開,若隱若現,反而更加性感誘人。   襲滅天來的眸色更深,全身叫囂著征服與佔有的強烈慾望,身體緊繃得幾近發疼。   不再躁動,沈隱的大步跨向蒼。   蒼反而下意識的後退。   眸光一閃,迅雷不及掩耳地,蒼的退卻使自己瞬間落敗,來不及防守反擊便被壓落在柔軟清涼的草地上,動彈不得。   「呵,你輸了。」襲滅天來輕笑,一手箝制蒼的雙腕,一手探入半敞的衣衫內,撫摸細緻如絲緞的肌膚,俯首在他耳畔,將小巧圓潤的耳珠含入嘴裡,沙啞呢喃:「蒼……和我做愛好嗎?」   感覺到身下的人微微震了震,濃密的睫毛掀起,迷濛的雙眸對向他眼,清雅的嗓音依然平平淡淡的,反問他:「如果我說不要,你會強暴我嗎?」   「不會,但是我會一直挑逗到你願意。」   「既然如此,何必多此一舉的問我?」   「雖然我是個流氓,但還懂先禮後兵的道理。」   「還記得剛才我說的,武俠小說的壞人……唔……」   濃烈的吻奪去所有的聲音,他不會再讓蒼有先下手為強的機會了。   蒼被吻得幾乎無法呼吸,霍地眼前一眩,身體被翻轉過去,面向下地背對襲滅天來,心下不住慌亂,直覺想掙扎,卻再也掙脫不了了。   布料撕裂的聲音,二人之間再無任何阻隔,襲滅天來火熱的陽剛抵在蒼的臀縫間徘徊,以頂端泌出的溼潤軟化禁地入口。   「襲滅,別……」蒼禁不住顫抖。   「我要你,蒼,讓我進入。」嘶啞的聲音滿載不容拒絕的渴望。   「啊……」後頸忽傳來一道不輕不重的刺疼,感覺到被強行撐開與侵入的壓迫感,不由得瞠大了總是微瞇的眼睛。   襲滅天來咬住蒼的脖子。   像發情的公獅咬住母獅的脖子一樣,純粹動物性的交媾。   愈深入,似乎連掙扎的氣力都被抽光了,只能不由自主的低喘出聲,雙眸又瞇了起來,氤氳上一層水霧,緩緩將身體放鬆,減低無法適應的痛楚。   襲滅天來感覺著蒼的炙熱緊密包裹住自己,不想弄疼他,卻把持不住的埋入再埋入,深深的重重的穿鑿。   「蒼……蒼……蒼……」狂野的馳騁,纏綿的低喚。   蒼的顫抖更甚,痛楚疊上擴散攀升的快感,瞳眸焦距逐次渙散,異樣痠麻的電流奔竄,終是抑不住呻吟出聲。「嗯……啊……」   動人的嚶嚀,襲滅天來笑了,停下激烈的動作,抱著蒼的身體坐起,由下而上再次緩緩起伏,不停吻著蒼的肩與背,下身不間斷地來回出入,仔仔細細地去感覺肉體的廝磨,感覺彼此的靈魂深刻結合。   夜涼如水,情火卻益發熾烈,激吟呻喘迴盪花間,情慾的氣味交溶濃郁花香,天幕下,二道身影如樹結盤根糾纏,交交疊疊翻天覆地著,連綿織就了搧情又深情的愛慾情網。   襲滅天來不滿足於只看見蒼的一面,貪婪的想要蒼的全部。他用不同的姿勢與角度一再一再的索求,喘息加劇,終至失控失速的凌亂撞擊,天地炸開眩目的光,吞沒了他們……   尖銳的快感兇猛襲來,蒼在一陣劇顫之後,流洩出白色虹流,陌生的情慾高潮令他的身體一波又一波的微微痙攣。   襲滅天來受不住強力的緊縮,低吼一聲,也釋放了自己,當灼燙的熱浪奔流在蒼體內的那時刻,他知道自己完完全全融入蒼的生命了。   當蒼從失神的激情回過神時,已不知是多久之後,只覺一身汗濡黏膩地趴在襲滅天來的胸膛,幾乎快喘不過氣來,襲滅天來亦同樣粗重的喘息著,二人好像剛剛一起跑完了幾千公尺一樣。   襲滅天來的雙臂緊緊環住蒼,稍稍鬆弛的慾望依然深植在他體內,恨不得把二個人嵌合為一體,從此不再分開。   許久,才懶洋洋的發出聲音,得意洋洋又心滿意足的說:「結果變成食物被吃掉的人,還是你。」 ------------------------------------ 阿來哥,可憐你戲裡爹不親娘不愛姥姥看了都嫌煩,連吃顆桃子(一步桃華)都會慢性噎死自己, 所以戲外歐巴妖一定會好好疼你讓你幸福的,你就安心的一路好走吧……屁啦!!!(喂!=”=╬) 蒼天無眼編編不仁我要造反我要抬棺抗議啊啊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